正在载入中……
正在载入中……
正在载入中……
  • 正文 豪门风流 11-20
  • 浏览:97次
★★★警告:本站为百分百安全无毒网站,图片上的水印网址都带病毒,请勿尝试打开^_^★★

正文十一香软舌头     十一香软舌头     正如齐欢所猜想的,齐悠雨会留下来,就是为了那个原因,从刚刚齐欢和齐思雨两人在饭桌上的表现,齐悠雨还以为自己想要劝解齐欢还要费一番功夫的,却没有想到齐欢一下子就答应了下来,这反倒让齐悠雨有些担心了起来,以为齐欢只是不想让自己担心从而才说出那样的话来,暗地里还想和齐思雨争斗一番呢     所以,齐悠雨自然而然的睁大了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带着一丝怀疑的目光看着齐欢,看到齐悠雨的样子,齐欢自然自然齐悠雨在担心着什么,当下微微一笑站了起来,走到了齐悠雨的身边,一只手搭在了齐悠雨的肩膀上:“悠雨姐,你相信我好不好,不管怎么说,我心中是将你当成亲大姐的,我答应你的事,就一定会做到的,更何况,你刚刚也说了,我要挑起大梁来,如果我整天为这些小事而斤斤计较的话,那我还怎么办大事呀。”     齐欢将手摸到了齐悠雨的香肩之上,本来只是一个无意识之举的,但是当他的手一放上去以后,心中却不由的微微一荡,原来,齐欢感觉到,自己的的手放在了齐悠雨的香肩之上以后,那绸制的家居服软软的,滑滑的,更加的衬托出了衣服下面的肌肤的光滑如玉。     那种温热的气息,那滑滑的触感,让齐欢的心一下子活了起来,开始在那里用心的体会起了齐悠雨的香肩上的光滑肌肤给自己带来的美妙触感来了。     同时,齐欢眼角的余光也下意识的向着齐悠雨的胸脯看了过去,这一看之下,齐欢又是禁不住暗暗的咽了一口口水,齐欢本来就身材高大,而现在他又是站在了齐悠雨的面前,居高临下之下,齐欢一下子就将齐悠雨的胸前诱人犯罪的美景尽收眼底了。     这一次,齐欢可以清楚的看到在衣领的掩印之下两个半圆形的突起了,虽然没有和女性有过亲密的接触,但是从网站上已经学习到了太多的经验的齐欢,自然知道那是女人的什么部位了,齐欢只觉得,那两片半圆形的隆起,看起来是那么的养眼,那么的撩人,里面散发出来的淡淡的乳香气,让齐欢的心中不由的微微一荡。     虽然只露出了冰山一角,但是齐欢的思绪却伸展开去了,通过露在了外面的小半部分丰腴,齐欢不难想像出,齐悠雨在衣服之下的丰腴是多么的结实,多么的弹性,多么的光滑而细腻了。     在这一刻,齐欢突然间有些妒忌起齐悠雨的老公来了,因为只有她的老公,才可以亲手去触摸那一片柔软,去感受那里的弹性,去欣赏那里在他的大手揉捏之下慢慢的变幻着形状的样子。     突然间,齐欢意识到了一个重要的问题,自己的手可是一直放在了齐悠雨的香肩之上的,怎么会到了现在自己还没有触摸到她的内的衣的系带的痕迹呢,想到齐悠雨似乎是刚刚洗过澡,齐欢的心中微微一跳:“莫非悠雨姐在洗过澡以后里面没有穿衣服,是真空的,不然,我怎么会摸不到系带的痕迹呢。”     仿佛为了证明自己的想法一样的,齐欢的手在齐悠雨的香肩之上滑动了一下,使得自己的整个手掌都盖在了齐悠雨的香肩之上以后,才开始仔细的寻找起了系带的影子来了,找了一遍,在确实没有找到系带的影子以后,齐欢在心中证实了自己的想法。     想到齐悠雨的宽大的家居服之下竟然什么都没有穿,齐欢不由的暗暗的咽了一口口水,目光,更是下意识的向着她的胸口滑了进去,想要看看齐悠雨在衣服包裹之下的丰腴的全貌,但是很快的,齐欢就失望了,因为齐悠雨是坐在那里的,家居服紧紧的贴在了她的身上,从而使得齐欢的目光,不管怎么努力,都不可能看得到衣服里面的风景。     男人的心理永远是这样子的,越是得不到的东西就越是想要,越是看不到的东西,就越想要看一看,齐欢现在也是这样的一种心理,此刻的他真的恨不得能用目光,将那层碍事的衣服给剥脱下来,好让自己尽情的欣赏一下齐悠雨的胸前的无尽风光。     但是齐欢也不是没有收获,因为他可以清楚的看到,在衣服的胸前的位置,有两个肉眼可见的如同小葡萄一样的突起,在那里明显的显现了出来,那是什么,齐欢自然是清楚得很了,看着齐悠雨的胸前的两点突起,以及满眼的雪白,闻着从齐悠雨的身上散发出来的成熟少妇身体里特有的幽香混合着洗发水的香气,齐欢一时间有些陶醉了起来,眼里也露出了色色的目光,可惜的是,齐悠雨并没有发现齐欢的目光,也没有意识到,自己竟然在齐欢的面前走光了。     “齐欢,你这样想就对了,我真的没有想到,你对待事情竟然如此有眼光,我也相信你在今后的生活中,你会处理好这些关系的,齐欢,努力吧,大姐可是看好你的呀。”因为轻易的就化解了齐欢的心结,美艳少妇显得十分的轻松,所以说话的时候也变得轻松了起来,说完之后,还俏皮的伸了伸舌头。     齐欢本来就有些陶醉在齐悠雨的胸前的春光给自己带来的美妙感觉里,现在看到齐悠雨突然间伸出了舌头来,心中不由的微微一荡,齐欢看到,齐悠雨的舌头是那么的香软而灵活,而嘴唇又是那么的性感而撩人,这时的他突然间想起,这样的小嘴,这样的舌头,如果给男人做起口活来,那会是一种什么样的刺激的感觉呢。     想着齐悠雨的舌头灵活的在她丈夫身上绕来绕去,又吸又舔的样子,齐欢只觉得全身的血液,都向着自己的身体的某一个部位集中了起来,自己的小兄弟,也变得不安分了,感觉到了自己的身体变化,齐欢的心中微微一凛,连忙收起了自己的心思,将目光也从齐悠雨的胸脯上移了开去。     正文十二美妙轮廓     十二美妙轮廓     现在可是夏天,齐欢的身上只穿着一条薄薄的西裤,而且他又是站在齐悠雨的面前的,如果这个时候,自己的身体起了反应,齐悠雨是一定会发现自己的身体上的变化的,而从这个变化之中,齐悠雨自然也不难想像出,自己在想什么呢,齐欢可不想过早的在这个美艳少妇的面前过早的暴露出自己对她的狼子野心,不然以后大家见面了,可就都难瞧了。     齐悠雨自然也没有想到,在刚刚的对话之中,齐欢不但欣赏到了自己胸前美妙的春光,而且还在心中臆想了一把,在听到了齐欢的保证以后,齐悠雨是真的放下了心来,在放下心来以后,齐悠雨只觉得一阵倦意传来,在忍不住的打了一个哈欠以后,又舒服的伸了一个懒腰。     齐悠雨这本来是无意识的举动,但是落在齐欢的眼里,却让齐欢只觉得心中一热,而鼻子里面似乎也有什么粘粘的东西流了下来,心慌之下,齐欢连忙捂住了鼻子。     原来,齐悠雨这一伸懒腰,就使得本来宽大的家居服,竟然会一下子伸直了起来,紧紧的绷在了她的身上,本来就也没有什么的,但是别忘记了,齐悠雨的衣服之下可是真空的,这衣服一绷在她的身上,不但将她的一对结实而丰满的丰腴的轮廓在齐欢的面前尽情的展现了出来,而且那两颗小葡萄印在衣服上的印迹也变得更加的明显了起来。     齐欢本来就对女性的身体充满了好奇,而眼前的少妇又是那么的美艳,那么的撩人,现在又突然间看到了自己刚刚臆想的部位的诱人犯罪的轮廓,齐欢这个初哥不出现那种反应才怪呢。     齐悠雨伸过懒腰以后,却发现齐欢站直了身体,在那里捂着鼻子,不由的奇怪了起来,在这种情况之下,齐悠雨不由的睁大了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齐欢:“齐欢,怎么了,不舒服么,捂着鼻子干什么呀。”     齐欢听到齐悠雨这样问自己,自然不能说是因为自己看到了齐悠雨胸前的春光而怕鼻血流了出来而捂住了鼻子的,所以有些支唔的道:“悠雨姐,没什么,只是,只是我也有些困了,想打哈欠,但是又觉得在悠雨姐你的面前打哈欠有些不礼貌,所以就捂住鼻子了。”     听到齐欢的解释,齐悠雨嫣然一笑:“对呀,齐欢,我差点忘记了,你今天也是劳累了一天了,现在这么晚了,你肯定想睡觉了,走,我们睡觉去吧。”     说完这话以后,齐悠雨看到,齐欢虽然将捂着鼻子的手拿了下来,但是却站在那里不动,只是一脸古怪的看着自己,看到齐欢的样子,齐悠雨还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语病,又提高了声音道:“齐欢,你不是说你累了么,走呀,我们上楼睡觉去呀。”     “悠雨姐,你,你睡你的吧,我,我有房间的,我,我自己睡就好了。”看到齐悠雨还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语病,齐欢一时间恶作剧心起,竟然挑逗起了齐悠雨来了。     听到齐欢这样一说,齐悠雨先是微微一愣,但是马上就格格的大笑了起来:“齐欢,小小年纪,想什么呢,我说的我们上楼睡觉,不是说我要跟你一起睡,你睡你的,我睡我的不就行了么,我们的房间不是都在楼上的么。”     齐悠雨的格格大笑,只不过是为了掩饰自己的语病而做出来的举动,想到自己竟然让齐欢误解了自己的意思,齐悠雨的心中也有几分不自然了起来,而想到齐欢竟然误解了是自己想要和他一起睡觉,齐悠雨的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又是经不住微微一红。     随着齐悠雨格格的轻笑了起来,使得她的一对结实而浑圆的丰腴,开始在衣服的包裹之下轻轻的颤抖了起来,再加上因为涨红而变得妩媚了起来的俏脸,使得这个美艳的少妇此刻看起来充满了诱惑,要不是齐欢意识到这是在齐家,而齐悠雨又是真心对自己好的话,齐欢说不定真的忍不住现在就将这个美艳少妇给扑倒在自己的身下,将她就地正法了。     齐悠雨可不知道齐欢的心中在打着什么样的鬼主意,在笑过平整过自己的心情以后,娇嗔的白了齐欢一眼:“齐欢,我不管你了,我真的要休息了,你也早点睡吧。”说到这里,齐悠雨也不管还站在那里的齐欢,就向着楼梯走了过去。     齐欢看到齐悠雨上楼了,也连忙的跟了上去,刚刚齐悠雨的无意识的举动,却使得这个还没有尝过女人肉味的初哥心中抛起了滔天的浪涛,虽然他现在还没有那个胆敢对齐悠雨动手动脚的,但是此刻的齐欢却只想跟在齐悠雨的身后,哪怕是在她的身边多呆一会儿也是好的。     随在齐悠雨的身后,齐欢趁着齐悠雨上楼根本看不到自己的举动的时机,一双眼睛,更加大胆的在齐悠雨的身体上扫描了起来,尽情的欣赏着这个美艳如花,风情万种又性感撩人的少妇的优美的风姿。     齐欢看到,随着齐悠雨的一只脚落到了上一层的楼梯上,就使得本来是宽大的家居服,紧紧的绷在了她的美殿之上,将她半边美殿的优美轮廓,在自己的面前尽情的展现了出来,透过家家居服,齐欢感觉到,齐悠雨的美殿看起来是那么的浑圆,那么的挺翘,那么的充满了弹性,就如同一个熟透了的桃子一样,正在等着自己去尽情的品尝,尽情的玩弄。     正文十三臆想悠雨     十三臆想悠雨     那优美的美殿的轮廓,自然是齐欢所见过的最美的风景了,以前在网站上的时候,齐欢也喜欢看一些制服诱惑,丝袜美退以及美殿泳装什么的,因为他觉得,女人只有在那个时候,才能够将她们的身体最优最撩人的一幕展现出来,也才能最撩动男人的心扉。     每一次看到女性的美殿或者丝脚,齐欢都会觉得激动不已,而现在,当齐欢看到齐悠雨的美殿的轮廓时,才发现,自己以前看到的都是那么的淡然无味,和齐悠雨在自己的面前慢慢的扭动着的正在家居裤紧紧包裹之下的美殿比起来,网站上的那些,简直就是粪土了。     本来齐欢还以为,齐悠雨在洗过澡以后上身是真空的,下身说不定也没有穿什么衣服呢,但是很快的,齐欢就失望了,因为在家居服紧紧的绷在了齐悠雨的美殿上以后,齐欢可以清楚的看得到里面的三角贴身衣物的影子,也就是说,齐悠雨的下半身不是真空的。     虽然心中有些失落,但是这却并不影响齐欢去欣赏眼前的诱人的美影,看着齐悠雨的美殿,齐欢在心中不期然的想起了赵睛思的美殿来了,齐欢只觉得,这两个风情各异的女子的美殿各有各的特点,齐悠雨因为是警察,是警察自然就少不了煅练,经过煅练的美殿,看起来更加的结实而充满了弹性。     而赵睛思是坐办公室的,她的美殿看起来就更加的浑圆而饱满一些,这两个人的美殿虽然各有千秋,但是在齐欢的眼里,却是一样的性感而撩人,看着齐悠雨的美殿在自己面前扭动着的诱人样子,齐欢甚至都在想着,如果自己真的有一天可以让齐悠雨主动的将美殿送给自己反玩,自己应该怎么样去玩弄这样的美殿呢。     齐悠雨可不知道齐欢正在打着坏主意,身体自然而然的扭动着,这个美艳少妇却不知道,正是自己的那纤细的腰肢,充满了诱惑的美殿,已经将齐欢的心中最原始的那一股欲火给勾了起来。     听着楼梯上响起的空荡荡的脚步声,齐欢不由的暗暗的咽了一口口水,一只手,摆动的幅度更大了起来,每摆动一下,齐欢的手都会离着齐悠雨的美殿更近一些,一边摆动着手,齐欢一边在手里做着动作,嘴角也露出了一丝邪笑,那样子,就像是此刻自己已经将眼前这个风情万种的美艳少妇的美殿给抓在了手里,在那里把玩了起来一样的。     虽然齐欢希望着这段楼梯永远没有尽头,但是愿望归愿望,现实归现实,在上得楼以后,齐悠雨和齐欢道了一声晚安以后,便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而齐欢直到看着齐悠雨的曼妙身影完全的消失了,才有些恋恋不舍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躺在床上,齐欢却久久的不能睡去,现在的齐欢,满脑子里所浮现出来的,都是齐悠雨的胸前的春光以及在自己的面前扭动着的结实而挺翘的美殿,血气方刚的他,在看到了如此的美景以后,又怎么睡得着呢。     突然间,在齐欢的脑海里,阴阳神功的口诀浮现了出来,想着阴阳神功那本书上的春宫图,齐欢开始拿着齐悠雨幻想了起来,他想着图片上的姿势,想着齐悠雨就在自己的面前,自己就用那样的姿势进入了齐悠雨,这样的直折腾到了半夜,齐欢才觉得一阵阵的睡意传来,才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第二天一大早,齐欢就起床上,感觉到了自己裤子上的一片潮湿以后,齐欢不由的摇头轻笑了两声,自己这也不知道是第几次将自己的亿万子孙牺牲在这里了,看来,自己真的得加紧脚步,赶紧找一个女人了,每天都这样的浪费子弹,而不能将它们港灌入到女性的身体深处,那不是太可惜了么。     舒服的伸了一个懒腰,走进了宽大的卫生间里,齐欢冲了一个澡,起身上班去了,齐欢才走了没多久,一个人影走进了齐欢的卧室里面,轻车熟路的走到了卫生间以后,那人不由的皱了一下眉头:“这个小欢,也真是的,洗个澡也能将卫生间弄得乱七八遭的,我真是服了你了,唉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才能让我省心呀。”     林玉兰虽然进入了齐家,一切事务都有下人们做,但是林玉兰却是闲不住的人,每天早上第一件事情,就是清理齐欢的房间的习惯怎么改也改不了,匆匆的收拾了一下卫生间以后,林玉兰看到卫生间的一角齐欢换下来的贴身衣裤,不由的又摇了摇头,将衣裤拿了起来。     这一拿起来,林玉兰就看到了齐欢的贴身衣裤上面的那一团乳白色,又是好气又是好笑的林玉兰不由的呸了一口:“小欢呀小欢,昨天晚上又做干什么了呀,将裤子都弄脏了,看来,我得好好的跟他谈谈了,应该让他找一个女朋友了,不然老是这样子做,会伤他的身体的。”     齐欢来到了办公室里,立刻就通知赵睛思进来,昨天晚上的事情,也大大的刺激了齐欢,使得他知道,要想在齐家取得地位,不让齐思雨带着那种有色的目光看自己,那自己就一定要干出一番事业来,不然,光是凭着口舌之争,自己一个大男人的,也确实是有些不好意思的。     赵睛思还跟昨天一样,在进了齐欢的办公室以后,离齐欢远远的,似乎生怕昨天在办公室里发生的那一幕,再次发生在自己的身上一样的,看着赵睛思的样子,齐欢又是好气又是好笑,但是也知道赵睛思是因为自己昨天的冒犯而怕了自己,所以对赵睛思的态度也不以为意,而是哈哈着赵睛思,让她通知投资部所有的人员,到会议室开会,赵睛思应了一声,安排去了。     正文十四领导才能     十四领导才能     赵睛思不愧为资深秘书,很快的就将人员通知好了,上午十点整,齐欢整时的来到了投资部的会议室,看着里面坐着的十来个人,满意的点了点头。     这十多个人知道进来的是自己的顶头上司,连忙都站了起来,只是有些人看到齐欢竟然如此年青的时候,脸上露出了几分失望的神色,在环球企业中,能够进入到投资部的人,无疑都是精英之中的精英,要知道,那些投资,动不动就是成千上亿,如果没有敏锐的眼光,对市场动向的深刻理解与人沟通的能力等,投资收不回来,那环球企业不是都得喝西北风去了么。     在他们心目之中,能到投资部来当经理,并且领导自己的,肯定是企业中精英中的精英了,但是现在看到齐欢才不过二十多岁的样子,一副刚刚走出大学校门的学生模样,这些人又怎么能不失望呢。     齐欢自然也看到了在坐的诸人的目光,从他们的目光之中,齐欢也能感觉得出来他们的失望,当然,齐欢对他们这种失望还是表示了理解,谁让自己年青而且毫无建树呢,所以,齐欢微微一笑的摆了摆手,示意大家坐下来。     在众人坐了下来以后,齐欢清了清嗓子,开始了自己的第一次演讲:“诸位,我知道大家在想什么,肯定是对我如此年青,又坐上了如此重要的位置,本来是想着我能够带领大家创造更加辉煌的业绩,却没料想来的只是一个毛头小伙子,这样的人来领导你们,你们怕我会拖你们的后退,影响了你们的业绩从而影响了你们的收入吧。”     在坐的诸人没有想到齐欢竟然一上来就直白的分析起了自己这些人的心思来了,齐欢的话虽然直白,但是却分析得十分透彻,将这些人的心思几乎是分析了个一清二楚,这些人在听到齐欢这样一说以后,不但脸上浮现出了几分不自然的表情,心中也开始重新的审视起眼前这个看起来就像是刚刚走出大学校门的学生模样的齐欢来。     齐欢看到自己短短的两句话,就将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在了自己的身上,满意的一笑以后,又接着道:“我也知道,我刚刚进公司,加上还是第一次接触到投融资方面的事,不论是能力素质,还是业务水平,都不如在坐的诸位,从这种意义上来说,你们可以躲得上是我的都老师的,所以呢,我考虑了一下,各位老师的话,我还是会听的,你们觉得好的项目,好的投资渠道,可以尽管跟我说,有条件的,我们可以马上上,没有条件的,我们就创造条件上,说得再明白一点,我不会去插手你们具体业务上的事情,你们有了好的方案,我会无条件的支持,还有,超过了我的审批权限的方案,只要切实可行,我也会争取让董事会同意的,这样的条件,我想一定更适合你们发挥你们的主观能动性,更加努力的工作的,但是有一条,我得先说清楚,我虽然对这方糜触不深了解不多,但是却不等于我什么都不会,在坐的诸位不要想着利用这一点来打打擦边球,如果损害到投资部甚至是企业的利益,我想,我可能会有十种以上的方法让你们从企业甚至是这个世界上消失。”     众人听到齐欢这样一说,心中都不由微微松了一口气,面对着一个新的领导,他们最怕的就是领导不懂装懂指手画脚,从而让自己限入到两难的境地中去,现在齐欢的一番话,等于在表明着,他将放权给下面,让他们放开手脚去干,使得这些人有了更大的发挥空间,如果在这样宽松的条件下还干不出一点名堂来,自己这些人也只能埋怨自己技不如人了。     看到众人在听了自己的话后,露出了几分淡淡的喜意,知道自己的话已经引起了这些人的重视了,心中也是一阵的轻松。     齐欢自然知道刚刚走出校门不久的自己有几斤几两了,在昨天齐思雨的话也提示了齐欢,在环球企业这个人材如云的地方,自己想要在业务上出风头,等于是在痴人说梦,但是他在业务上出不了风头,却不等于他不会领导人,经过一夜的深思熟虑以后,才有了齐欢刚刚所说的那番话。     齐欢知道,做为一名出色的领导,就是要大胆的放权给下面,充分调动大家的积极性,发挥集体的智慧,这样才能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当然,齐欢这个领导也不是无所事事,做为投资部的经理,他给自己定过位了。     自己只要在关键的时候反反关,把握住投资部的发展方向就可以了。     现在看到众人的反应,齐欢知道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在宣布大家有好的方案好的计划可以到办公室来找自己以后,便宣布散会了。     回到办公室里,齐欢看到跟在自己身后的美艳秘书赵睛思在看着自己的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中也露出了一丝佩服的目光看着自己,知道自己刚刚的一番话,已经在这些人中树立了初步的形象,心中大乐之下,就想要好好的和赵睛思聊聊天,借这个机会就昨天的事情向赵睛思道个歉。     但是赵睛思在经过了昨天的事情以后,就如同惊弓之鸟一样的,在将齐欢送回了办公室以后,赵睛思跟本不给齐欢说话的机会,而是马上就告退了出来,这让齐欢无奈不已。     看着赵睛思的身影,齐欢无奈的摇了摇头,但是目光,却又马上给赵睛思的一个正在米色短裙紧紧包裹之下的而结实的美殿所吸引住了,齐欢看到,随着赵睛思走路的姿势,她的美殿在那里轻轻的扭动着,虽然这种扭动并不是赵睛思刻意而为之的,但是那种幅度,那种韵律,却给齐欢带来了一种无比撩人的感觉。     正文十五思雨问罪     十五思雨问罪     尤其是齐欢看到,赵睛思的结实而肥厚的殿肉,在绷紧了以后,将套裙给高商的撑了起来,使得那里看起来更加的,更加的充满了弹性以后,齐欢不由的暗暗的咽了一口口水。     看着眼前的美景,齐欢的嘴角露出了几分淡淡的邪笑:“妈的,还真不给我面子呀,呵呵,不过不管你给不给我面子,你都注定要成为我的女人,我就不信齐大少爷在网上书上看过那么多的泡妞绝招,还对付不了你,等着吧,终有一天,我会让你心甘情愿的上我的床,在我的面前脱得光光的,阂一起验证一下那本阴阳神功上面所说的究竟是不是真的。”     说到这里,齐欢得意的打了个响指,眼中也露出了几分兴奋的光芒,那样子,就像是现在他已经征服了这个风情万种美艳绝伦的女秘书一样的。     关上了办公室的门,齐欢点开了一个网站,在那里浏览了起来,既然自己已经放手让手下尽情的去发挥了,那自己自然就没有多少事了,趁着这个机会,齐欢又上起了自己以前经常上的成人网站来了。     来到这家公司以后,齐欢可以看得出来,这家公司不介人材济济,而且美女如云,除了赵睛思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以外,刚刚开会齐欢发现自己投资部还有两个美女的姿色竟然不在赵睛思之下,只是当时齐欢为了维护自身的形象,所以才没有刻意的去留意那两个美女罢了。     这样丰厚的美女资源,齐欢自然是最喜欢的了,网站上有许多的办公室情缘之类的小说,齐欢也是这类小说狂热的追求者,齐欢觉得,办公室里制服美女的是十分巨大的,而在办公室里做那事的时候,那种随时会给人发现所带来的刺激感觉也是在别的场合体会不到的,所以,齐欢发现自己投资部竟然有这样的美女资源以后,就升起了想要在办公室里玩几次刺激的游戏的想法。     所以,齐欢才有些迫不及待的打开了自己最喜欢看的网站,在那里浏览了起来,他想要从网上的色文中,多学一点知识,了解一下玩办公室恋情需要注意的事项以及应对各种突发情况的对策,以备不时之需。     色文就是色文,那上面天马行空的想像,让齐欢激动不已,他一边快速的浏览着网页,一边渐渐的将自己融入到了色文中去,自己也变成了色文的男主角,女主角,自然就是那个风情万种的女秘书赵睛思了。     也许是齐欢实在是太投入了,也许是他想着自己是经理,其他的人如果没有经过自己的充许是不会进自己的房间的,所以,当齐欢正沉浸在色文给自己带来的刺激感觉之中的时候,却根本没有发现,自己办公室的门给人悄悄的推了开来,一条曼妙的身影,从门外蹑手跖的闪进了办公室里。     齐思雨从昨天晚上开始就十分的不开心,因为在昨天晚上,齐振铭要求从第二天开始,自己必需正正规规的去环球企业上班,而且齐振铭还提出了,如果齐思雨不去的话,他将会将自己的事情告诉自己的母亲。     齐思雨知道齐振铭很溺爱自己,但是也知道齐振铭是个言出必行的主,齐振铭正儿八经提出来的要求,齐思雨还真的不敢违背,更何况,如果自己违背了,齐振铭还会将自己的所做所为告诉自己的母亲呢,想到母亲的严历的面孔,齐思雨就一阵的恶寒。     想着自己本来可以舒舒服服的在家里,领着可以让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人妒忌的工资,但是现在自己却必需要天天在办公室守着,齐思雨就有些抓狂,但是她却不敢将这股怨气在齐振铭的身上,所以齐欢无疑就成了她最好的对象了。     今天一上班,齐思雨便想要过来质问齐欢,为什么哪壶不开提哪壶,使得自己也要上班了,但是实在是因为好长时间没有上班了,手头上要处理的事情有点多,直拖到了现在才有时间过来对齐欢兴师问罪。     来到齐欢的办公室门口以后,齐思雨就想要推门闯进去,但是转念一想,齐思雨却放弃了那个想法,而是悄悄的走进了齐欢的办公室。     在齐思雨想来,此刻的齐欢肯定是在办公室里看着文件的,自己悄然进去,出其不意的出现在他的面前,一定可以将他吓一大跳的,虽然并不能对齐欢怎么样,但是最起码可以稍稍的出一下心中的怨气的。     蹑手跖的走进了办公室里,齐思雨看到齐欢正一脸兴奋的盯着电脑,并没有发现自己的到来,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上泛起了几分得意的笑容,悄然来到了办公桌前以后,齐思雨大声的娇喝道:“齐欢,你在干什么。”     齐齐正盯着电脑屏幕看得起劲呢,这个网站不愧是老牌网站,情节生动,在情理之中又在意料之外,相像超出了现实又结合着现实,让人有很强的代入感,现在齐欢也就是这样的感觉,他觉得自己已经成为了网站里能力超强的那个人,正在办公室里和风情万种的女秘书赵睛思在那里共赴呢。     齐欢幻想着自己亲遍了赵雪睛的身体的每一寸,那个深深防范着自己的美娇娘正在发出舒服的,但就在这时,一声娇喝如睛天霹雳一样的响了起来,吓得齐欢全身一抖,抬起头来,却正好看到齐思雨正双手撑在桌面上,睁大了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露出了似笑非笑的表情看着自己。     正文十六偷看春色     十六偷看春色     这个时候,就显示出齐欢临危不乱的本性来了,以最快的速度将网站给关了起来,齐欢露出了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思雨姐,你怎么来了,快坐吧,我给你倒点水。”因为有了昨天晚上对齐悠雨的承诺,虽然知道齐思雨突然间闯到自己的办公室里来肯定是不怀好意的,但是齐欢却以理代人,说到这里以后,齐欢便起身要给齐思雨倒水。     齐欢的态度显然并没有化解齐思雨的心中的怒气,所以听到齐欢这样一说以后,齐思雨鼻子里发出了一声冷哼:“齐欢,你少给我装模做样的,你知道本姑娘现在来找你什么事么。”     齐思雨那一副软硬不吃,一副兴师问罪的样子,让齐欢的心中也有几分不舒服,强忍着心中的不舒服,齐欢抬头看着齐思雨,嘴里的语气也冰冷了几分:“齐大小姐,那你倒是说说看,你来找我是什么事呢。     齐欢本来看着齐思雨,只是想用眼光给这个刁蛮的大小姐一个警告,让她知道,自己好态度是有限度的,如果她还死缠烂打的话,自己就会不很客气的。     但是齐欢却没有想到,自己这一看去,却正好看到齐思雨的胸前的一片在自己的面前展现了出来,本来就因为看色文而变得有些的他,只觉得身体一热,几乎是立刻就起了反应。     齐思雨进了办公室以后,出其不意的吓了齐欢一跳,心中自然有些得意,但是她根本没有想到,自己本来只是想着这样的双手撑在办公桌上,可以对齐欢施出一种居高临下的威压,从而达到不战而屈人之兵的功效的。     但是可惜的是,美丽而刁蛮的大小姐却忘记了自己今天穿的是什么衣服了,她这样子做,不但没有给齐欢带来任何和压力,相反的,反而将齐欢刚刚因为看色文而升起来的心火又一次点燃了起来。     今天的齐思雨穿的本是一套米色的职业套装,里面穿着的是一件大开领的白色衬衣,但是因为刚刚齐思雨在办公室里处理了不少事情,觉得热了以后,便将外套给脱了下来,只穿着一件白色衬衣就走进了齐欢的办公室里。     齐思雨这样的撑着办公桌,就使得白色衬衣的衣领因为重力的作用而垂了下来,使得她的一对而结实的丰腴,露在了衣领之外,而且因为她姿势的原因,使得一对丰腴在胳膊的挤压之下,紧紧的贴在了一起,在中间形成了无比迷人而深邃的深沟。     齐思雨虽然生性刁蛮,但是相貌却是万里挑一的,惹火的身材,更是让许多的男人一阵肉紧,现在她那样的一对绝世好乳就暴露在了齐欢的面前,而齐欢又刚刚看过色文,给眼前的美景一引诱,不立刻起反应才怪呢。     齐欢觉得,齐思雨胸前的那一片白花花的嫩肉,晃得自己几乎都有些睁不开眼了,尤其是此刻鼻子里隐隐的闻到的淡淡和乳香味,让这个末尝过女人滋味的初哥,不由的倒吸了一口凉气。     虽然对眼前的美女并不感冒,也知道眼前的女子是自己的堂姐,自己实在是不应该在心中有太多的想法的,但是齐欢就觉得,齐思雨露在了外面的而的,就如同吸铁石一样的,牢牢的吸引着自己的目光,让自己在大咽口水的同时,给眼前的美景给弄得有些意乱情迷了起来。     此刻的齐欢脑海里不由的想起了刚刚在网站上看到的内容来了,他想着,如果此刻自己如果扑上去,将这个刁蛮的女子给扑倒在地,尽情的享受一下她那对让自己眼馋的丰腴给自己带来的美妙的感觉,不知道这个刁蛮的大小姐会不会告自己非礼呢。     齐思雨听到齐欢这样一说,心中的火气也更大了起来,张了张嘴,想要指责齐欢在齐振铭面前将自己逼刘得要天天上班的事情,但是眼角的余光却发现齐欢的表情有异,齐欢怎么嘴巴张得大大的,一副口水都要流出来的样子呀。     几乎是下意识的,齐思雨就顺着齐欢的目光向着自己的胸前看了过去,这一看之下,齐思雨就知道了齐欢几乎连口水都要流出来的原因了,这一下,可把个齐思雨气得不轻。     连忙站直了身体,却故意的使得自己的挺了起来了:“齐欢,你觉得好看么。“齐欢正在心中暗暗的赞叹着齐思雨的的丰腴结实和浑圆,却没有想到这个时候齐思雨却突然挺直了身体,将她的一对正在白色上衣紧紧包裹之下的让人眼馋的丰腴在自己的面前更加的突出了出来。     这样一来,齐欢就看到,齐思雨的衣服就如同她的第二层一样的,紧紧的绷在了她的之上,将她的优美轮廓在自己的面前更加的突出了出来,薄薄的衬衣,根本挡不住她胸前的美妙,透过白色衬衣,齐欢甚至能看得到贴身衣物上的暗花纹。     本来就有些魂不守舍的齐欢,给眼前突然间变幻着的美景看得一阵的心慌意乱,脑子也已经停止了转动,眼前的齐思雨的胸前的美景也正在不断的放大着放大着,直到占据了齐欢的整个脑海,现在听到齐思雨这样一说,齐欢几乎是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点过头以后,齐欢的神智才恢复了些许,刚刚齐思雨最后问自己的话又清楚的在耳边响了起来,齐欢的第一个反应就是齐思雨已经发现了自己偷看她的举动了,想到给齐思雨发现了自己偷看以后的可怕后果,齐欢一个激灵,满腔的也一下子化为乌有,下意识的抬起头来,看着齐思雨,齐欢发现,齐思雨的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中,正如同要喷出火来一样的看着自己。     正文十七裙子之下     十七裙子之下     看到齐思雨的嘴张得大大的,齐欢不由的惊出了一身冷汗,他可是见识过这个刁蛮小姐的脾气的,显然自己刚刚的偷看举动,已经让这个刁蛮小姐到了暴走的边缘了,接下来,将是对自己铺天盖地的一阵臭骂。     齐欢可知道,这里可是办公室,而自己面对着的又是自己的堂姐,如果真的让她骂出声来,不出十分钟,全公司都会知道自己是个大色狼的事实了,那以后,自己也别想再在这个公司里混下去了。     急出了一声冷汗的齐欢好在反应还在,意识到了这可怕的后果以后,齐欢以最快的速度,从办公桌后面窜了出来,心慌之下,双手一只紧紧的搂在了齐思雨的小腹上,另一只手,则紧紧的捂在了齐思雨的小嘴上,但是让齐欢没有想到的是,自己那只搂在了齐思雨的小腹上的手却向上了少许,无巧不巧的,正好盖在了齐思雨的一对正在上衣紧紧包裹之下的结实而充满了弹性的丰腴之上。     齐思雨给齐欢的举动吓了一大跳,连忙在齐欢的怀里剧烈和挣扎了起来,一边挣扎着,齐思雨一边有些歇斯底里的叫着:“齐欢,你放开我,你这个大色狼,我不会放过你的,你放开我,臭流氓。“好在齐思雨的小嘴已经给齐欢捂住了,只能发出很小的声音,不然的话,这件事情非得闹得满城风雨不可的。     齐欢一开始只是想着如何的防止齐思雨将自己的丑行说出去,现在听到齐思雨只是发出了唔唔的声音以后,齐欢的心不由的一定,这一定下来,齐欢就感觉到有些不对头了。     因为齐欢感觉到,自己的手掌处和小腹处同时传来了一阵阵的绵软而温热的感觉,那种感觉,刺激得自己全身的毛孔都舒张了开来,用心的体会了一下,齐欢发现,自己的手正好盖在了齐思雨的玉峰上,而他的小腹,则贴在了齐思雨的正在短裙紧紧包裹之下的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美殿之上,手上和小腹上所产生的感觉,正是自己的身体和齐思雨的身体的这两个部位接触所带来的。     而齐思雨疯狂的挣扎,让两人的身体更加剧烈的摩擦了起来,齐欢本来就血气方刚,而刚刚又正在看色文,在这种刺激之下,齐欢只觉得,本来已经软化了下去的身体,在这一刻,又恢复了她的坚硬。     正在挣扎着的齐思雨的身体突然一僵,没有吃过猪肉她也见过猪走路的,她感觉到,自己的美殿上突然间顶上了一个坚硬的东西,马上的,她就意识到了齐欢的心中在想着什么了,女人在碰到这种事情的时候,都会歇斯底里的,齐思雨这个刁蛮的小姐,自然也不例外,感觉到了齐欢的身体变化以后,齐思雨一边更加剧烈的挣扎着,一边用恶毒的语言骂着齐欢。     齐欢听到齐思雨骂得恶毒,心中的火气也上来了,想着自己到了齐家以后,这个刁蛮的小姐处处和自己为难,对自己冷潮热讽,而今天,自己又在她的诱惑之下,做出了偷看她胸前春光的举动,如果让她将这个事情说出去,自己将无处藏身,想到这些,齐欢再也忍不住了。     齐欢也变得疯狂了起来,将齐思雨向沙发上拖了过去,将齐思雨面朝下的按倒在了沙发之上,一只手仍然按在了齐思雨的小嘴上,一只脚也抬了起来,压在了齐思雨的纤细的腰肢上,在固定了齐思雨的身体以后,齐欢猛的一巴掌,向着齐思雨的正在短裙紧紧包裹之下的丰殿拍了过去。     啪的一声脆响在办公室里回想了起来,正在挣扎着的齐思雨身体一僵,她没有想到,齐欢竟然敢在这个时候打自己,齐思雨从小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虽然母亲对她很严历,但是却也从来没有打过她,齐欢的这一巴掌虽然用力,也给齐思雨带来了疼痛的感觉,但是齐思雨却觉得,齐欢的一巴掌给自己带来的不止是身体上的伤疼,他这一巴掌,似乎将自己的尊严也打去了。     齐欢一巴掌拍下去,感觉到齐思雨的挣扎的力度一下子小了许多,本来恶毒的话语到了现在,也变成了嘤嘤的抽泣声,心中不由的升起了一丝报复的快意。     又是一巴掌拍了下去,齐欢嘴里恶狠狠的骂着:“臭娘们,老子就是色狼,就是流氓了,又怎么样呀,你不是很历害么,怎么不说了,怎么不挣扎了,你挣扎呀。”每说一句,齐欢就会重重的在齐思雨的美殿上打上一记。     从齐思雨的被捂着的嘴里断断续续的发出了叫痛的呻吟声,一开始,这种呻吟是不甘和屈辱的,但是后来,呻吟声中却似乎又杂夹着一丝妩媚和快乐的感觉,可惜的是,齐欢正在气头上,并没有听出齐思雨的呻吟声有异。     慢慢的,齐欢的心中也升起了一丝异样的感觉,他觉得,自己的手每一记拍在了齐思雨的正在短裙紧紧包裹之下的丰满而结实的美殿之上,那种结实而弹性的感觉就清楚的涌进了自己的心里,有几次,齐欢的手抽回得慢了一些,他甚至都感觉到了齐思雨的肥美的殿肉在自己的手下颤抖着的余韵。     有了这种感觉以后,齐欢的手上的力度越来越慢,越来越轻,在齐思雨的殿部停留的时间也越来越长了,随着手掌在齐思雨的美殿上停留的时间越来越长,齐欢甚至都能感觉得到齐思雨短裙之下贴身衣物的痕迹。     看着露在外面的齐思雨的浑圆而结实的玉退,看着那挺翘而充满了弹性的美殿,虽然明明知道齐思雨是自己的堂姐,齐欢却还是忍不住将在齐思雨的美殿上停留得越来越久的手伸向了齐思雨的裙角。     正文十八三姑向红     十八三姑向红     就在齐欢的手就要伸到齐思雨的裙角的时候,一阵敲门声响了起来,正在沙发上的两人都微微一愣,齐欢停下了手来,有些惊慌的看着齐思雨,齐思雨感觉到身上压力一松,一个翻身坐了起来,一边快意的整理着自己的衣物,一边走到了门口,将门打了开来,在看到门口站着的是赵睛思以后,转身对着齐欢道:“齐经理,我们今天的谈话就到这里吧,有什么事我再来找你。”     齐思雨以为自己应对得体,应该不会引起赵睛思的什么怀疑的,但是她脸上末干的泪痕以及有些泛红的脸色,却落入到了精明的赵睛思的眼里,使得这个美艳女秘书知道齐欢和齐思雨在这里面,绝对不像是在谈工作那么简单。     应该是恋人之间发生了误会吧,赵睛思结合着自己在隔壁听到的轻微的吵闹声,结合着齐欢年纪青青就爬到了部门经理的高位,结合着自己看到的齐思雨的脸色,心中自以为是的下了这么一个结论。     看着齐思雨离开,齐欢有些百思不得其解了起来,在前一刻,齐思雨还在跟自己要死要活的,可是后一刻,却主动的给自己掩饰了起来,实在是找不出齐思雨为什么这样子做的齐欢只能在心里安慰着自己,也许是齐思雨是为了给齐家留点颜面才这样子做的吧。     赵睛思过来本来没有什么事情,只是在隔壁的她听到齐欢的办公室里有吵闹的声音所以才过来敲门的,现在看到齐欢没什么事情,赵睛思也就放下了心来,为了防止昨天的事情在自己的身上重演,赵睛思连齐欢的门都没有进,直接跟齐欢问了一个好以后,就退出了办公室。     齐欢坐在大班椅上,手掌上似乎还隐隐的残留着那种绵软而温热的感觉,将手放到鼻子面前闻了一下,齐欢的嘴角不由的露出了一丝邪笑,原来打女人的屁股,竟然是这么美妙的一种感觉呀,通过今天的事,齐思雨应该不敢再像以前那样对自己了吧,但是齐欢已经赏过了手拍在齐思雨的美殿上带来的那种美妙的感觉,会不会在适当的机会,再一次在齐思雨的浑圆而挺翘的美殿上重重的拍上两记呢。     正坐在那里胡思乱想着的齐欢,突然间听到一阵敲门声响了起来,道了一声请进以后,门被推开了,看到站在门口的人时,齐欢连忙站了起来:“三姑,你怎么来了。”     齐家的人不知道是有血统还是因为别的原因,不说齐思雨,齐悠雨和齐新雨三个堂姐妹长得跟花一样的,就连眼前这个被齐欢称为三姑的女人,也跟画里的人一样。     齐向红今年三十八岁,是齐振铭的三妹,现在是环球企业的副总经理,做为齐家的精英级人物,在这个年纪能坐到如此高的位置,她凭的可不是家族的关系,她凭的是自己的真材实学,大学毕业以后,齐向红并没有以齐家人的身份进环球企业,而是凭着自己的本事,考入了不至于企业,从一个小小的业务员做起,在短短的十多年的时间里,就做到了副总经理的位置,她的能力可是环球企业所有的员工有目共睹的,大家在谈到这个齐向红的时候,谁都会竖起大姆指。     当然,和齐向红的能力水平同样出名的,还有她的美貌,在她刚刚进入公司的时候,追求她的人几乎要挤破了办公室的门,只是一来齐向红对那些男人从来不假颜色,二来齐向红的身份渐渐的给大家知道了以后,那些人都有了自愧形惭的感觉,这样一来,敢追求齐向红的人变得越来越少,越来越少,所以直到现在,齐向红都是孤身一人,齐振铭等几个做哥哥的,看得十分着急,也做过齐向红的工作,但是人家就是不买账,最后齐振铭几人也就只好做罢了。     齐向红不愧为闻名于环球企业的美女,虽然三十多岁快四十岁的年纪了,但是身材却比那些十八九岁的小姑娘好得多,尤其是多年的上位者的工作经验,让她身上隐隐的带着一丝凛然不可侵犯的气质,虽然在公司里,她和其他的人一样,穿的都是普通的制服,但是那制服穿在她的身上,却给人带来了眼前一亮的感觉,可以毫不夸张的说,就算是这样的几百个女人穿着同样的制服站在那里,也可以让人在第一眼里就发现她在人群中的踪影。     修长的身材,高挑的个子,高耸的胸脯,纤细的腰身,修长而结实的玉退,肥美而结实的美殿在她的身上完美的结合着,使得她身体的每一个部位对男人来说都充满了诱惑,确实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尤物。     齐欢在进齐家以后,也能感觉得到自己这个三姑好像对自己有特殊的感情,事事上都维护着自己,将心比心,齐欢也挺喜欢和尊重这个三姑的,现在看到齐向红进了自己的办公室,连忙站了起来。     齐向红走到沙发前,一屁股坐了下来,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齐欢:“小欢呀,在公司有外人的时候,你叫我齐总对我尊重一些我不反对,但是只有我们两个人的时候,你就不用这样子了,我觉得这样反而使得我们变得生份了。”     齐欢嗯了一声,点了点头,走过去给齐向红倒了一杯水,放到了齐向红面前的茶几上,只是当齐欢的眼睛看到了齐向红露在了外面的玉退时,心中却不由的微微一荡。     齐向红今天穿的是一件米色的套装,本来是及膝的短裙,却因为她坐在沙发上的姿势,从而退到了她的大退根部,使得她正在丝袜紧紧包裹之下的结实而修长的玉退,在齐欢的面前尽情的展现了出来。     正文十九黑丝风情     十九黑丝风情     浑圆的小退肚子,在黑色丝袜的包裹之下,看起来份外的养眼,结实而丰满的大退,看起来又是那么的结实而充满了弹性,黑色的丝袜,不但给齐向红的玉退增加了几分张力柔顺和弹性的感觉,还给齐欢带来了几分神秘感,这样的美退,自然很能吸引齐欢的注意力了。     齐欢也知道,面前坐着的是自己的长辈,自己这样的看着人家的玉退是一件不礼貌的事情,但是一来,刚刚看色文的那种刺激还没有完全的退去,二来,刚刚齐欢在齐思雨的美殿上体会的那种美妙触感还有一些残留,所以齐欢明明知道自己这样的举动是不对的,但是却还是忍不住的一次次的将眼角的余光投向了齐向红正在丝袜紧紧包裹之下的结实而修长的,足可以让这个世界上任何男人都为之心动的玉退。     齐向红端过齐欢倒过来的水,示意齐欢坐下,本来齐欢是想要和齐向红并排坐在沙发上的,但是心中一动之下,齐欢却故意的多走了两步,在齐向红对面的沙发上坐了下来。     齐向红看到齐欢在自己对面坐了下来以后,不由的嫣然一笑:“齐欢,你刚刚召集大家开会的事情我听说了,不错,你这样子做很好,放权于下面,更好的发挥大家的积极性,这对工作有利,我没有想到,你小小年纪竟然如此的有魄力,看来我是不用担心你干不好工作了。”     齐向红在跟齐欢说话的时候,齐欢的目光的余光一直都在盯着齐向红的玉退,越看,齐欢就越觉得齐向红结实而修长的,正在黑色丝袜紧紧包裹之下的玉退充满了诱惑,越看,齐欢就越有一种想要伸手去抚摸一下齐向红的玉退,去感觉一下齐向红的玉退上弹性和温热的气息的感觉。     齐欢的眼睛,偷偷的从齐向红的玉退的脚踝部开始,在她的玉退上浏览着,直到来到了大退根部给裙摆挡着了的地方以后,才又向下,一次一次的往返,将齐向红的玉退的每一寸肌肤,每一个细胞在黑色丝袜紧紧包裹之下的诱人样子,都记在了脑海里。     齐欢虽然知道齐向红是自己的长辈,但是在这一刻,他却似乎已经忘记了齐向红的身份,眼里只有一个绝色的美女,一个对男人充满了杀伤力的美女,一个全身的每一个部位都充满了诱惑的美女。     看着齐向红正在黑丝紧紧包裹之下的结实而修长的玉退,齐欢突然间想起了自己看过的经典色文里面对丝袜的描写,在那些色文里,男人对女人的纤足玉退可是有着特殊的偏好的,愿意去亲吻着人家的玉足,去舔人家的玉退,把玩个一天一夜也觉得不厌倦,以前看到这些的时候,齐欢都觉得那样的描写实在是没有多少真实性的。     但是今天当他看到齐向红正在黑色丝袜紧紧包裹之下的结实而修长的玉退的时候,才知道那些爱好丝袜美退的情节,并不是凭空相像的,而是来源于生活的,因为齐欢可以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现在对对着齐向红的丝袜美退的感受。     齐欢只觉得,在黑丝的包裹之下,齐向红的美退上的每一寸肌肤,每一个细胞对自己来说,都充满了诱惑,让齐欢的心中对这样的一双绝世的美退突然间产生了一种膜拜的感觉,他此刻最大的心愿就是能跪在这样的丝袜美退面前,将这绝世的美退供奉起来,好好的玩弄一下那充满了诱惑的玉退,好好的感受一下这光是看着就让人想入非非的美退给自己带来的感觉。     此刻的齐欢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突然间回想起了刚刚自己的大手拍在了齐思雨的正在短裙紧紧包裹之下的丰满而结实的美殿上的感觉来了,齐欢想着,眼前的齐向红,比齐思雨更多了几分女人的风情,也比齐思雨发育得更加的成熟,自己的手如果摸在了她正在丝袜紧紧包裹之与的修长而笔直的玉退上,带来的感觉也一定会更加的美妙吧。     看着盖在了齐向红的大退根部的裙角,齐欢在大咽口水的同时,也不停的想着,在裙角的掩盖之下,究竟是什么样的一种美景呢,她会不会像网站上的女人那样,丰腴而多毛,肥美而多汁呢。     越是这样想,齐欢就越想要看一看齐向红的裙角掩盖之下的身体的样子,但是可惜的是,齐欢并没有透视眼,并不能秀过裙角去发现齐向红的身体的美景,只能够看到在裙角的掩盖之下大退内侧的那一片阴影。     虽然看不清楚真貌,但是却给齐欢带来了更大的想你空间,看着在黑丝包裹之下的齐向红的大退内侧的丰满而充满了诱惑的肌肤,齐欢只觉得,全身的血液,都在向着自己身体的某一个部位集中了起来。     齐欢自己都搞不清楚是怎么回事,也不知是那种网站上多了还是其他的什么原因,现在的他,对女人似乎越来越没有克制力,虽然眼前这个坐着的是自己的长辈,但是此刻的齐欢,却因为看到了齐向红的诱人的体态以后,心中竟然生起了几分想要将这个性感女神给压在身下,在她身上好好的唱一首征服之歌。     当然,齐欢在用眼角的余光欣赏着齐向红的丝袜美退的同时,也没有忘记听着齐向红的话,听到齐向红夸自己以后,齐欢微微一笑:“三姑,你就不要夸我了,虽然现在我是投资部的经理,但是我知道,我要学习的东西还有很多很多,尤其是三姑你,当时你在环球企业发展时创造的神话,那可是谁也比不了的,有机会的话,我一定要多向三姑学习学习呢。”     正文二十三姑心事     二十三姑心事     齐欢的话,不轻不重的拍了齐向红一记马屁,齐向红的心中自然舒服得很,听到齐欢这样一说以后,不由的嫣然一笑的看着齐欢:“齐欢,真没看出来呀,才进公司第二天,你就学会拍马屁了,以前怎么没有听到你在我的面前说过这些事情呀。”     齐欢看到,随着齐向红笑了起来,她的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上就如同春风解冻,百花齐放一样的,那露出来的两个浅浅的酒窝,使得这个妩媚的美女又多了几分悄皮可爱的气质,看得齐欢的心中自然是微微一酥:“三姑,你看你说的,整个环球企业,谁不知道你的奋斗史呀,我可没有拍你的马屁,我说的可都是实话呀。”     齐向红摇了摇手,阻止了齐欢继续的辩白下去,轻轻的叹息了一声后,齐向红才认真的道:“齐欢,姑姑也知道,姑姑能力不错,凭着自己的本事也做出了一些成绩,但是现在姑姑老了,也没有那么多的雄心壮志了,末来,还是你们年青人的天下,齐欢,姑姑相信你有能力有水平,好好的干,有什么不懂不会的来问姑姑,可不要让姑姑失望呀。”     齐欢看到,随着齐向红说出了那样的话,她的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中露出了几分期待的目光看着自己,齐欢知道,这个三姑是真心的喜欢自己,心中感动之下,他大声的答应着齐向红。     看着齐向红的样子,齐欢突然微笑了起来,笑过之后,齐欢道:“三姑,你刚刚说你老了,我在想着,像你这样活色生香的大美人儿都说自己老了的话,那这个世界上还真不知道有没有年青的女人呢。”     齐向红没有想到齐欢突然间转移了话题,跟自己讨论起了这个问题来了,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微微一红之下,齐向红娇嗔的白了齐欢一眼:“小欢,怎么跟姑姑说起了这个事情来了,你就知道说好听的哄姑姑开心,姑姑自己的事情自己知道,姑姑是真的老了。”     齐欢看到,齐向红娇嗔的白向自己的水汪汪的大眼睛,似幽似怨,似娇似嗔,看着那种可以让人骨酥筋软的目光,齐欢只觉得一阵的肉紧,这个时候齐欢才知道,齐向红在外面不管表现得怎么高贵凛然不可侵犯,但是她的骨子里还是一个很女人的女人,她的这种妩媚到了极点的样子,也许只会在她认为最亲近的人的面前表现出来吧。     听到齐向红这样一说,齐欢又是微微一笑:“姑姑,老什么老呀,我可不喜欢你在我面前说个老字,你看看你的皮肤,嫩得跟要滴出水来一样的,你看你的身材,是那样的惹火而性感,走在大街上,如果不认为你的人要猜你的年纪,我想他们所猜的一定不会超过二十五岁吧,当然,有人敢说你超过了二十五岁,我一定会跟她急的。”     齐向红听到齐欢这样的一番歪理邪说,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小欢,说什么呢,姑姑今年都三十八呢,还二十五呢,这要是换做了古代,我都可以做二十五岁的人的妈了,唉,人生易老呀,真没有想到,转眼之间我就快四十岁了,我最美好的时光,都献给了环球企业了,唉,到了现在,我竟然还是孤身一人,如果时光能够倒流。”说到这里的时候,齐向红猛然间意识到,对面坐着的可是自己侄子辈的年青人,自己这样的在这个年青人的面前表露出自己心中最秘密的事情,还真的有点不合适,所以,齐向红才硬生生的将后面想要说的话给咽回了肚子里。     看到齐向红突然间止住了想要说的话,齐欢连想也没想,就下意识的接了下去:“如果时光能够倒流,可以给你重来一次的机会的话,姑姑,你一定不会再像以前那样买命的工作,你一定会努力的去寻找你的真爱,因为到了现在,你才知道,对于女人来说,事业功名只是过眼云烟,而家庭的快乐,男人的胸怀才是你最终的归宿,对么姑姑。”     齐向红自然没有想到齐欢竟然会接着自己的话向下说,随着齐欢所说出来的每一个字都传入到了齐向红的耳朵里,这个中年美女猛的抬起了头来,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中不由的露出了几分惊讶的目光看着齐欢。     齐向红没有想到,年纪青青的齐欢,竟然懂得了自己的心理,一下子就看穿了自己的内心,说出了自己后面想要说但是却没有说出来的话,而这些话,也一直都是齐向红压在心底最深处的秘密。     看到齐向红睁大了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自己,齐欢也微笑着看着齐向红,齐向红只觉得,齐欢看向自己的眼神,是那么的清沏,那么的深邃,仿佛一下子看到了自己的内心深处一样的,在齐欢的面前,齐向红突然间有了一种无从循形的感觉,对着齐欢的眼神,齐向红突然间有一种给人看穿了的感觉,头不由的低了下来,几乎不敢和齐欢的目光对视。     看到齐向红的样子,齐欢就算是再笨,也知道自己的话说到齐向红的心窝里去了,齐欢不由一阵的得意,看来自己这些年的网可是没有白上呀,网站上分析那些女性心理的文章确实有用,自己今天才不过牛刀小试,竟然就说中了齐向红的心理。     过了好一会儿以后,齐向红才抬起了头来,看着齐欢,当她看到齐欢还坐在自己的对面,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以后,齐向红的心又是莫名的一跳,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不由的又红了起来。     齐欢看到齐向红的样子,心中得意之下,突然间有了一个大胆的主意,在这种情况之下,齐欢又接着说了起来:“三姑,我知道你心理是怎么想的,你觉得你自己老了,不可能再有年青时光了,也不可能再找到自己可以依靠的男人了,对不对。”
正在载入中……
提示:提供的最新影音先锋资源和av天堂网电影均系收集于互联网,本网站只提供web页面服务,并不提供影片资源存储,也不参与录制、上传! 免责申明
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收录的先锋影音avtt天堂网电影天堂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警告: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全球海外华人服务,受北美法律保护。本站不允许任何中国大陆人士进入,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