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载入中……
正在载入中……
正在载入中……
  • 在情杀的背后
  • 浏览:799次
★★★警告:本站为百分百安全无毒网站,图片上的水印网址都带病毒,请勿尝试打开^_^★★

  
  大泽信吾有异于常人的洁癖。他的右颈部有处很大的烫伤疤痕,那是他在中学的时候,自己用烙铁印上去的。
  为什么会做出这般愚蠢的事来呢?
  当他上中学一年级的时候,有一天在放学回家的公交车上,站在他前面手抓吊带的一位老人,突然打了个大喷嚏,把鼻涕喷在他的脖子上。
  他立即用手帕擦拭,回家后还用热水一遍又一遍地冲洗,可是总觉得怎么也擦不去、洗不掉,好象长了雀斑似地已经深入皮肤里。
  一旦有了那种感觉,似乎“污染”就从脖子开始向全身扩敬。他始终在意脖子的那块脏处,寝食难安。终于有一天趁着家人不在的时候,用烙铁往那个地方烙上去。
  接受完了一般教育,刚踏入社会时,他的洁癖似乎消失了。不过那也只是身为社会入为了适应社会生括,暂时将它隐藏在内心而已。
  大学毕业后,他就进人东京市中心的一家商业公司。公司的二规模算是二流中的上等。由于十年来压抑着洁癖认真工作的结果,最近总算升任课长,经济方面也比较宽裕一些了。
  与妻子伸江结婚八年,夫妇感情融洽。美中不足的就是没有小孩。但是夫妇二人长久相处下来,反而觉得没有小孩比较轻松。总而言之,他的家是个幸福的家庭。
  但是,最近三个月他却开始对妻子的行为产生怀疑,虽无确实证据,但从夫妻间那特有的感觉,还是可以体会出来。这疑念令他烦恼不已。
  有天晚上,在他心中突然萌生的疑惑,竟然快速地凝聚。同时,自中学以来即长久隐藏末发的怪癣又开始发作了。
  信吾一直相信妻子的身体只属于他一个人,可是现在却感觉到妻子的身体沾有不明男子的精液。以前只是被老人喷上鼻涕就用烙铁烧出个大疤的信吾,想到这个几乎要发疯。
  因为工作上的关系,信吾得经常出差,时间通常是三四天。对普通男人而言,这是寻欢作乐的绝好机会,但信吾一直都很洁身自爱。
  一般男人都喜欢寻花问柳,而信吾也并非没有兴起过这种念头,只是在外面跟一个来路不明的女子同枕共眠,首先他就会觉得很污秽,接下去的事就做不出来了。
  所以伸江对信吾而言,即使除去夫妻的感情,她也是普通的女人。当然每次出差回来,信吾当晚都会向妻子求欢,而伸江也会迫不及待地迎合他的需求。
  最初的疑惑,就是在一次出差回来的夜晚产生的。两人交欢当中,伸江无意间做出从末有过的姿势。
  伸江的姿势及技巧,都是信吾这八年来教给她的,或是两人共同“发明”的。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姿势?信吾并没有当场质问,因为他觉得伸江会骗他。“从妇女杂志上学来的”,或哄他,“因为想让你惊喜嘛”!这样一来便无从追究了。
  他想,与其如此倒不如保持镇静、佯装不知,然后暗中查证,以确定疑惑是否属实。瞬间下此判断的信吾,从那时开始,看妻子的眼神便由关爱变成观察。
  首先,他发现,伸江上美容院的次数增加了,发型突然变得很正式,化妆品的数量也增加了。对男人而言,妻子经常保持美丽是令人高兴的事,可是一想到这是为其他男子所作的妆扮,他就不禁妒火中烧。
  主妇的化妆毕竟是“家庭用”的,不必太讲究,可是伸江现在的妆扮已经变成是“交际用”的模样了。
  其次,还有一种只有夫妻才能体会的感觉,更让信吾无法释怀。通常健康的夫妇分别数日后,彼此需求的态度应该很强烈,但伸江的反应却非如此,她虽然尽力掩饰,但还是有力不从心的感觉。
  这就表示。信吾不在的时候,伸江的性饥渴已从其他男人处得到满足。
  妻子的那身浩白、光滑而又丰满的肉体,已被另一个男人占有!正因为一直都非常信任她,所以遭她背叛的感受格外强烈。
  再加上天生的洁癣,使他对那名不明男子,产生了一种接近杀意的憎恶。
  自己在努力工作的当儿,那名男子竟抓住妻子的心,偷了她的身体。绝不能原谅他!可是信吾不知道他是何方人物,敌暗我明,更使信吾的苦恼深重,简直无可救药。
  到公司上班,信吾也不时担心伸江会趁他不在时引狼入室,眼前浮现的全是伸江与野男人盗情苟合的景象,根本没有心情工作。
  这应该不是想像,他好几次冲动得真想抛下工作回家去看个究竟。但是他又觉得干万不可让妻子知道他已经起疑。在抓到证据之前要是打草惊蛇,自己就会永久地做个可怜的王八。
  “哼,绝不便宜你们”!
  信吾咬唇咛道。
  一定要设法掀开戴在妻子脸上的那贞淑的假面具,并且要从阴暗的不道德关系中,把那专干狗盗勾当的野男人揪出来,在光天化日之下,检视他把妻子侵蚀到什么程度。
  就算生了虫也罢,信吾就是不甘心一直当个愚笨的客人,将已经被虫蛀了的苹果误以为内容充实、完整无缺的新鲜苹果买来吃。
  本想雇个私家侦探调查,但总觉得他们的报告不可靠,遂又作罢。无论如何一定要亲眼看到,而且要亲手逮个正着。信吾下定决心后,表面上装作若无其事,而暗中却虎视耽耽地注意妻子的行动。
  信吾决定到九州分公司出差四天。所谓“决定出差”,这是故意说给妻子听的。
  从上次出差到现在已经过了一个多月,其间伸江似乎末再与对方接触。不过也有可能利用白天幽会,但信吾随时会打电话回家查问,所以伸江也不至于如此大胆。
  信吾想,这么看来,伸江与对方男子间的互相需要应已非常高涨,我这次出差,对他们而言,将是个难得的好机会。
  出差四天,这当然是信吾设下的圈套。他是计划向公司请假,利用这期间严密地监视伸江的行动。果然,在第二天的傍晚,他就看到伸江打扮得花枝招展,兴冲冲地走出家门。
        字节数:4,524.              
        【待续】
正在载入中……
提示:提供的最新影音先锋资源和av天堂网电影均系收集于互联网,本网站只提供web页面服务,并不提供影片资源存储,也不参与录制、上传! 免责申明
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收录的先锋影音avtt天堂网电影天堂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警告: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全球海外华人服务,受北美法律保护。本站不允许任何中国大陆人士进入,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