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载入中……
正在载入中……
正在载入中……
  • 奴役女教師
  • 浏览:392次
★★★警告:本站为百分百安全无毒网站,图片上的水印网址都带病毒,请勿尝试打开^_^★★

奴役女教
           (1)新來的國文老?
  地?台灣最北?的松山縣,近來難得地下了一場大雪。對於多數人來說,這
正是欣賞雪景的好時光,可是李鑫?此時唯一的感覺是冷。
  阿?是松山縣高一甲班的學生,17歲的他人高馬大,是松山中學最令人?
?和畏懼的流氓學生。今天被國文老?罰出教室,站在校園的雪地裡已?30多
分?了。「……哈……」阿?搓著幾乎凍僵的雙手,心裡暗暗發狠︰「小婊子,
我早晚要懲罰你的。」
  溫靜怡,24歲,絕對的魔鬼身材,漂亮得令男生無法安心上課,令女生嫉
妒得夜不能寐。父親是本縣議員和最大的商?的?裁,只有這麼一?千金小姐。
她大學?業後,父母捨不得她在臺北任?,硬是?她回來在縣中學工作。憑她的
大學國文文憑,在縣中任國文教?是綽綽有餘。
  突然來了這麼一位美若天仙的女同事,縣中的老中青男士?都心中有鬼。可
是靜怡有地位、有錢、有文憑、有美貌,什麼也不缺,男同事?不管有怎樣的心
思,也奈何不得靜怡。?說她男朋友是大學同學、在臺北行政院任高官。
  阿?雖然想報復老?,可是他也擔心國文老?的有勢力的家庭和傳說中的高
官男友。所以一直沒有報復的機會。可是國文老?卻越來越嚴?地一再懲罰他,
阿??直就像被國文老?拴住了牛鼻子一樣,滿腹火氣無法發洩,到頭來?是不
得不接受國文老?的懲罰。平日裡受過阿?欺?的同學都在暗地裡高興,阿??
在毫無辦法。
              寄宿在老?家
  阿?父母早已去世,只有一?叔叔在靜怡父親的商?裡擔任要?,也是靜怡
父親的老友。今天公司要派他去國外常駐,他不放心侄兒,就?付給了靜怡的父
親。
  「你放心去吧,我今晚就把阿?接來我家裡住,靜怡也可以輔導他。」
  「謝謝,謝謝?裁,?裁一直對我這麼好,我一定忠心報效!」
  「好好,放心去吧。」
  ?晚阿?被接到一所豪宅門口。一?女傭開了門,把阿?領到客廳。
  「啊!……老……?……?」
  「咦?!怎麼是你?」
  「哦,靜怡呀,這就是我常跟你說的李叔叔的侄兒。」
  「哼,李鑫?,沒想到是你來,不過看在李叔叔的面子上,你就住下來吧。
以後不管是學校?是家裡,我都要嚴格地管束你,不??的?,嚴懲不怠。」
  「是、是。」阿?自歎倒楣。
  「靜怡呀,不要太嚴?了嘛,你要把他?弟弟一樣看待。」
  「那要看他的表現了。」靜怡說完?自上樓回閨房了。
  「阿?呀,不要太緊?,靜怡不會對你太狠的。不過,好好上學也是應?的
呀。」
  「嗯,我知道了。」
  女傭把阿?帶到樓上,安排住在靜怡的隔壁。阿?躺在床上,心裡別提多氣
惱了。吃過了晚?,靜怡上樓了。阿?覺得與溫伯伯坐在一起看??也不自在,
便也上樓了。他走到浴室旁,隱約看到裡面有人在洗澡。
  「一定是老?,要是能看一眼那可真過癮!」想到這,阿?的男根就已?硬
了起來。他急忙跑回自己的房間打手?。
  「嗯??台是與老?的房間連通的,我去看看。」阿?忍不住,就躡手躡腳
地從?台?入老?的閨房,躲在窗?後面。?巧靜怡進來了,??浴後,如出水
芙蓉,肌膚白嫩,乳房肥碩,屁股滾圓,?腰婀娜。一叢淡淡的?毛裡閃現一條
亮晶晶的鮮紅肉縫,兩粒乳頭如紅櫻桃熟透了一般,點綴在沉甸甸搖晃著的乳房
上。
  「太美了!啊!憋不住了!」阿?在?子後面?沒打手?呢,就已?洩出來
了。阿?挺到靜怡?完日?,上床熄燈,這才悄悄回到自己的臥室,趕緊去浴室
洗了?澡。
            (2)發現日?裡的秘密
  阿?再也睡不著了,靜怡豐滿性感的肉體給阿?的刺激太大了。阿?不知不
覺地又爬起來,從?台?入靜怡閨房,跪在靜怡床?欣賞美?的裸體。靜怡一翻
身,阿??得吱溜?進床下。
  這時靜怡突然醒了,開了燈,去衛生間放尿。藉著燈光,阿?發現床下有一
?小箱子,輕輕打開箱子,裡面是一摞日?簿。阿?隨意翻看︰無非是少女的心
思等等而已。
  靜怡直到現在竟然?是?女?真不容易。果然男友在臺北任高官;咦!?這
一篇是什麼?
  「……今天我很痛苦和恐懼!在從臺北回來的路上,幾乎沒有其他?子,我
要求開一會兒,?管我?沒有駕照,疼愛我的爸爸?是同意我開一會兒,爸爸就
坐在我身?。開了好一會兒,感覺好爽,不由得加大了油門。突然,前方出現一
?小女孩,我慌了,竟然一下子撞到那女孩身上,我?時已?停止思維了,只是
一?勁地飛速開?……
  後來從報道中得知女孩?場死亡,竟然沒有人看到肇事?。爸爸告誡我嚴守
秘密。後來得知那女孩的唯一親人是李叔叔,爸爸就千方百?地把李叔叔招聘過
來,又重用提拔,使李叔叔感恩不盡,爸爸也略盡撫恤之心。……」
  阿?看到這,不由得怒火中燒︰「原來是你撞死了我的堂妹,那年她才7歲
呀!」阿?忍著悲?,悄悄回到房裡,躺在床上苦苦思襯,終於想出了一條完整
的報復??。
          在老?閨房裡第一次?老?吹?
  第二天是休息日。阿?穿好衣服後就來到老?房門前。
  「篤篤篤……」
  「誰呀?」
  「老?,我可以進來嗎?」
  「啊……阿?呀,進……噢不……?等一會兒。」靜怡?懶在被窩裡,慌亂
地找衣服。
  「老?。」
  「啊!……你……怎麼進來了?」
  「不是你?我進來的嗎?」阿??秘地辯解,故意沒有?到靜怡的後半句。
  「我……」靜怡紅著?,慌忙用棉被裹住赤裸的軀體︰「你、你先出去。」
  「不。老?,我?在太難受了,不能出去,需要馬上解決。」
  「啊?什麼?你怎麼了?病了嗎?」靜怡沒太?懂阿?的?,以為他病了,
身體感到不舒服。
  「我沒病,不過很難受,只有老?能治好我。」阿?的?上掠過一絲不易察
覺的?笑。
  「我?你哪不舒服?」靜怡莫名其妙。
  「這裡,就是這裡很難受,我的那?東西很硬,漲得我很痛。」
  「啊!……你!……」靜怡羞?得連白白的脖頸都紅透了,「你無恥!滾!
快滾!」靜怡大?吼著。
  「老?,我有做錯什麼事嗎?」阿?故意露出天真恐懼的表情。
  「啊!?」靜怡頓時也有些糊塗了︰「難道他真是小孩子不懂這些事嗎?」
  「老??」阿?怯生生地?近靜怡床前。
  「不,不要過來。」靜怡有些疑慮︰「老?告訴你,這種時候你去活動一下
就會好的。」
  「我不要活動,我要老?幫我治好。」
  「我,我不能呀!」靜怡有些羞愧,慌亂地不敢與阿?對?。她感到阿?的
眼神不像天真的孩子,到像是色狼。
  「老?,我有??題。」
  「什麼?題?」
  「我妹妹5年前被?撞死了,你知道兇手是誰嗎?」
  「啊!?」看著阿?露出的兇狠目光,靜怡猶如被雷?擊中一般,頓時呆若
木雞。
  「老?、老?,你怎麼啦?」阿?把靜怡從恍惚中晃醒。
  「阿?,你知道是誰嗎?」靜怡緊?地追?。
  「我什麼都知道。」阿?以一種堅定而?沉的語調?慢地回答。
  「啊!……」靜怡再次?倒在床上。
  「老?,老?,醒一醒。」阿?沒有馬上掀掉靜怡的被子進行猥褻,而是又
一次搖醒靜怡。「老?,你如果不能治好我的痛苦的?,我就走了,我要跟叔叔
?一?。」阿?語氣中含有明顯的威脅。
  「不,你不要,求求你了。」靜怡?色蒼白,無力地哀求阿?。
  「老?,我這裡好痛苦呦!」
  「我、我……」靜怡又羞又怕,露出無助的慌亂神情。
  阿?看到這?樣子的老?,下腹部更加熱漲。
  「我給你治……你過來。」靜怡無奈,想要用手給阿?打手?。
  阿?卻退後坐到沙發上去了︰「老?,我站不住了,你過來吧。」阿?知道
威懾已?起作用,故意要羞辱靜怡。
  「我……我沒有衣服呀。」
  「我說過?你穿衣服嗎?」
  「我……」靜怡不得不在自己的學生面前,掀開被子。她用雙手掩住密?,
卻使一對豐滿的乳房暴露無餘。
  「你給我爬過來,向狗一樣爬過來。」阿??硬地命令道。
  「你……我……」靜怡內心萬分屈辱,淚水已?盈眶了,可是她不得不爬過
去……
  靜怡只好趴在地上,慢慢爬到阿?襠前,用漂亮的一雙玉手,?抖著解開阿
?的?門,掏出比一般成年人?要粗大的男根,輕輕揉搓著。
  「不許用手。」
  「那?那用什麼?」靜怡疑惑地望著阿?。
  阿?用手指輕輕地撫摸著靜怡那濕?性感的雙唇。靜怡明白了,兩行恥辱的
淚水再也忍不住了,就是自己的男朋友的肉棒也沒有含過呀!可是,現在,靜怡
不得不羞辱地含進學生的肉棒。自己像什麼?赤條條,在閨房裡,含著學生的肉
棒?
  「從今天起,你要發誓做我的奴隸。」
  「是、是。」
  「以後你要叫我--主人。」
  「是,主人。」
  「以後,主人的命令你必?馬上執行,不許有任何疑慮,否則你要主動?求
主人的懲罰。」
  「是,主人。」
  「你為主人服務的技巧看來?很差,我要逐步??你。」
  「是,主人。」靜怡低?下氣地一概答應了,這反而出乎阿?的意料。
  「沒想到這麼容易!」阿?哪裡知道這秘密對靜怡有多大壓力。一旦秘密洩
露,靜怡作為肇事至人死亡的直接?任人,父親作為監護人,縱容兇手逃逸,都
將被判重刑甚至死刑,賠款將是巨額的。一旦秘密洩露,就意味著靜怡目前這豪
華世家的滅亡。靜怡絕無能力抗拒這壓力。
  「你要認真地舔、用力地吸。」
  「是,主人。」
  靜怡目前的思維完全崩潰,如木偶一般任憑阿?擺佈。她仔?地舔弄阿?的
大?頭。心中?暗自吃驚︰「17歲的少年,竟然有這麼大的肉棒!」足有雞蛋
那麼粗、七八寸長,靜怡的兩隻玉手都不能完全握住。靜怡的裸體在阿?襠前蠕
動著。「吱嚕、吱嚕」的吮吸?如此淫靡地?盪在香氣襲人的閨房裡。
  「這男根的味道好怪?鹹鹹的、有些腥,想起來那麼 心,可含在嘴裡竟然
不那麼難受,甚至有些好吃!哎呀!羞死人了!我不應?有這種淫?的念頭。」
?管靜怡極力想克制自己,可是年輕的肉體?竟?是有反應︰呼吸加快、密穴濕
?、體溫上升。
  「怎麼樣?好吃嗎?」阿?輕佻地撫摸著靜怡的秀?。
  「……好……吃。」靜怡羞愧地小?回答。連她自己都驚?如此的回答。
  「想要我插你嗎?」
  「噢、不,不要。」靜怡慌忙拒絕。
  「不要??我檢查一下你的密穴。」
  「不不,太羞恥了!」
  「嗯?不要忘了你只是?奴隸,你可以拒絕主人嗎?」阿?威嚴地申斥道。
  「啊!」靜怡不得不分開雙腿,?這?小男人、自己的學生,檢查自己的密
穴。令人難堪的是密穴中已?淫水氾濫了,阿?用中指輕輕地撥開兩片鮮紅的?
唇,看?肉芽已?勃起。
  「哈哈,小淫婦,?說不要,你的密穴已?誠?地說明瞭一切。」
  「我……我……快別說了,羞死人了。」靜怡羞辱得?身發抖。
  「哈哈哈哈」小淫婦,我今天先不插你,快幫我吸吧。
  「是,主人。」靜怡羞愧難?,趕緊把一?粉?完全埋進阿?襠裡,把一根
又粗又長的大肉棒完全含進嘴裡,?頭已?戳到咽喉了。
  「啊……啊……」阿?也是第一次品味到插入美女咽喉的特殊快感。那真是
美妙極了!阿?不自主地按緊靜怡的頭,直把肉棒插進喉嚨深?的食道裡,?窄
的喉嚨和食管緊緊裹住肉棒,溫熱的快感從?頭傳導到阿?全身,阿?痙?一般
抓住靜怡的秀?、?狂地搖晃,在靜怡喉嚨裡抽插。靜怡幾乎無法喘氣,憋得?
色通紅。
  「啊!啊!啊!」阿?終於?射了。大量的精液直接灌入靜怡的食管,靜怡
幾乎要嘔吐出來。在阿?逼迫下,艱難地咽進肚裡。
  「好!很好!奴隸,以後你要?常用喉嚨為主人服務。」阿?心滿意足。
  「是,主人。」淚流滿面的靜怡赤條條地癱?在地板上。
  「為了表示你的奴隸身份,我命令你馬上把?毛刮乾淨。」
  「我……」
  「嗯?」
  「是,主人。」靜怡屈辱地爬起來,赤裸著去衛生間取來剃鬚刀和鏡子,就
這樣坐在學生面前自己剃光了?毛。看著光光的?部,以往很有自尊的靜怡老?
的內心好像有了一些微妙的?化。
  「嗯,很好!週一早晨你要主動到我房間來,報告你的內??色。」
  「是,主人。」
  阿?走了。靜怡困難地爬上床,有些癡呆地望著天花板。
  「我……我?怎麼辦呢?報警?不能呀。告訴父親?他也無法呀?這……這
……為了保全父親和這?家,我只有獻身了。也算是??孽債吧。」靜怡痛苦地
下定了決心,便昏昏沉沉地睡了。
  在噩夢裡,她果真成為了阿?的奴隸,受盡了折磨。她是那麼無助、那麼脆
弱……
           (3)逼迫老?不穿內?上課
  昨晚阿?睡得特別香,因為睡前是靜怡赤裸著為阿?洗澡,?便又仔?吸了
阿?的大肉棒,靜怡的口交技巧進步得很快,才第三次,就令阿?飄飄欲仙。
  「啊,今天天氣很好。」阿?慵懶地?開惺忪的雙眼,看到窗外初冬的明媚
?光。
  「篤篤篤,主人,我可以進來嗎?」門外傳來靜怡低低的??。
  「進來吧。」阿?沒有起來。
  靜怡躡手躡腳地進來後,把門小心地關上,她怕樓下的父母知道內情。然後
她走到阿?床前,撩開短裙,露出白色蕾絲內?。靜怡?過兩天的徹底思考,權
衡再三,悲哀地決定服從阿?,她已?開始學得乖巧了。
  阿?躺在床上,伸出右手,猥褻地撫摸著靜怡老?的屁股。靜怡感到無比羞
恥,可她不得不站在這裡?任自己學生的侮辱。阿?的手指漸漸探進內?裡面,
靜怡?身?慄,她感覺得到阿?的手指正在她年輕而敏感的?唇上滑動,令人慚
愧的淫汁根本不?靜怡的控制,很快就溢出了密穴。
  「哈哈,老?好像很好色嘛!才摸一摸就濕成這?樣子了。」
  「不,不,快別說了,求求你了,真是羞死人了!」靜怡被說中心思,頓時
紅了?。的確,?管靜怡是被迫的,思想上是反感的,可是充滿青春活力的肉體
是誠?的,靜怡的腰在不自覺地追逐著阿?的手指,一??的麻痺襲遍全身。
  阿?慢慢?下蕾絲內?,美?的大腿和豐滿的屁股逐漸顯露出來,靜怡被巨
大的羞辱壓迫著,想逃避,又不敢拒絕阿?。就在這樣的矛盾中,被阿?扒光了
內?。
  「好漂亮的?戶,這?唇紅艷艷的這麼肥厚,你天生就是?淫?的坯子。」
阿?玩弄著老?的?戶,不時用手指挑逗已?勃起的?核,每次碰觸都像?擊一
樣,令靜怡?抖。淫液已?氾濫了,?著白生生的大腿往下流。靜怡幾乎無法站
立,咬著牙堅持著。
  「主人,?我吮吸您的肉棒吧!」靜怡竟然主動要求吹?,連她自己都覺得
太羞恥了,可是內心好像有一種期望肉棒的?烈慾望。
  「好吧,你把屁股衝著我,趴在我上面吸吧。」
  靜怡爬上床,掀開阿?的被子,露出赤裸的軀體,肉棒早已直指天花板了。
靜怡趴在阿?身上,?婪地把肉棒含進嘴裡。阿?一?享受靜怡的舔弄,一?玩
弄靜怡的?戶。
  「啊!什麼?」靜怡扭動屁股想躲避阿?的手。原來阿?不知從哪拿出一些
鵪?蛋一樣小石卵,正在想要塞進靜怡的密穴。
  「不要動,繼續吸。」阿?的?說得很隨便,可靜怡真的就不敢再躲避了。
阿?在靜怡的密穴裡塞進了十多?小石卵,在屁眼裡也塞進了十多?小石卵。
  「你今天上班時不許穿內?,塞進去的小石卵一?也不許掉出來,晚上我要
檢查。」
  「啊!快!啊、啊!」阿?達到了高潮。
  靜怡戀戀不捨地爬下床,用舌頭把嘴?的精液仔?舔乾淨,?品味一番,這
才下樓吃早餐。
  沒有穿內?,感到?戶涼絲絲的。密穴和屁眼裡塞著那麼多的小石卵,有些
?,把大腿夾緊,以免小石卵掉出來,故而走路有些怪怪的。裡面穿了一件白色
超短裙,豐滿的屁股的下半部幾乎是暴露在外的,只要稍微低下頭,差不多就可
以看?裙內風光,外面穿了一件羊絨風衣。
  阿?伴著老?走到離家不遠的公?站,上班時間?站裡人很多。
  「把風衣?了。」阿?低?命令道。
  「啊!那……」靜怡沒想到阿?用這種方式羞辱她。
  「公?上有暖氣,不必穿風衣的。」阿?露出威懾的目光。
  「可是、可是我的裙子太短了呀!」靜怡一想到在這麼多陌生人面前穿著露
出屁股的超短裙,巨大的羞恥感立刻憋紅了漂亮的?。
  「今天你的表現很差,我一定要懲罰你,第二?下課後到雜物室來。現在快
?!」阿?有些生氣了。靜怡無奈,只好?下風衣,頓時吸引了所有等?人的目
光。
  「啊呀!那女的可真風騷呀!這麼冷的天居然穿超短裙?!」
  「裡面沒穿內?,屁股都露出來了,一定是暴露狂。」
  一些不良男人慢慢圍攏了過來,用色迷迷的眼光舔遍靜怡全身。靜怡感到?
身發麻。這時,阿?的手開始在靜怡豐滿的屁股上摸弄,甚至撩起已?很短的裙
子,完全暴露出滾圓的屁股。
  「啊!」靜怡驚?、羞愧得有些?抖,可是阿?的摸弄的確給她帶來一??
惱人的麻痺快感,尤其??羞辱,反倒令靜怡體味到一種從未有過的?樣愉?。
  「才只是摸一摸,就濕成這?樣子!你真是天生的淫婦。」阿?用手指蘸了
一些靜怡的蜜汁,?到鼻子下?︰「好香呀!」
  「求求你,快別說了。」靜怡滿?羞紅地央求阿?不要再羞辱她,可同時她
的屁股卻不自覺地追逐著阿?的手。
  「那?有賣蘋果的,去給我買一?來。」阿?在靜怡耳?輕?吩咐。靜怡只
好在?目睽睽之下,扭動半裸的屁股去買蘋果。
  「給,主人。」
  「我現在不吃,你先幫我收好。」
  「嗯。」靜怡?想把蘋果放入包裡,阿?卻攔住了她,說︰「放在包裡很涼
的。」
  「那放在哪裡呀?」靜怡有些茫然。
  「奴隸的密穴不就是主人最好的貯藏室嗎?」阿?露出淫褻的微笑。
  「啊!」靜怡驚?得大大?著嘴巴不知如何是好。
  「快一點,?就要來了。」
  「我、我……」靜怡被突如其來的巨大羞辱,壓迫的呼吸紊亂,神情淒慘︰
「我……要我??把蘋果塞進密穴裡?不僅要展示出密穴、?要塞進一隻蘋果?
我……我?在做不到,我是名門千金,受人尊敬的教?,我……可我能抗拒阿?
嗎?我……我……」靜怡的思維幾乎紊亂。
  ?阿?狠狠拍打了她的屁股幾下時,她彷彿中了邪,身不由己地開始按阿?
的?去做。她叉開腿,撩起裙子,刮得光光的漂亮?部就赤裸裸地暴露在面前的
一群陌生男人面前,男人??婪的目光像是要插入靜怡密穴深?。
  靜怡拿起蘋果,抵到密穴口?,慢慢用力,已?濕?的兩片?唇被撐開,蠕
動著纏繞在蘋果表面。
  「用力,用力,進去了,進去了,加油!」圍觀的男人?像是在看足球?。
  「噗呲!」拳頭大的鮮紅蘋果終於被靜怡自己塞進密穴,兩片?唇閉合後?
在不停地蠕動,像是渴望繼續纏繞什麼似的。
  「好!真精彩!」
  「這小妞真酷!」
  「哇!我已?受不了了,小姐,?我把大肉棒也放進你那裡去吧!」
  「哈哈哈哈……」
  在色狼?的戲耍?中,公?來了,靜怡幾乎是被色狼?抱上?的。孤立無助
的靜怡此時連阿?也看不到了,一路上無法抗拒?多色狼的調戲和摸弄,數次達
到高潮,淫水已?流滿大腿了。
  終於到了學校那一站,阿?不知從何?冒了出來,領著靜怡下了公?。靜怡
去衛生間整理一下後,阿?把風衣給他穿上,若無其事地走進校園。
  「不要忘了你應受的懲罰。」阿??秘地說完就和同學一起走了,靜怡?有
些失神。呆立一會兒後,有同事走過來。
  「溫老?,不舒服嗎?」
  「噢!不不,沒事。」靜怡慌亂地掩?著。不得不努力夾緊密穴和屁眼裡的
東西,勉?跟同事一道走進辦公室。
  「你好像有些不適,怎麼走路怪怪的?」
  「哦,沒事,沒事,腰有些痛。」
  「要注意身體呀。」
  「是的,謝謝!」
  靜怡上身換了?業裝,但依然沒有敢把內?穿上,盡量用正常的步態向教室
走去。今天恰好是給阿?班上國文課,每?靜怡走過坐在最後一排的阿?的座位
時,阿?都要摸弄她的屁股。為了不使其他同學看出奧妙,靜怡不得不裝出一副
平時的微笑,而內心卻在?忍著巨大的恥辱和令人麻痺的快感。
  「站到講臺上,把粉筆弄掉在地上,然後把屁股朝向學生,慢慢撿起來。」
阿?低?命令靜怡。
  「我,我不能呀,那樣屁股就露出來了。」靜怡十分難為情地低?哀求。
  「啊!」靜怡幾乎要叫起來,原來阿?使勁掐了一下靜怡大腿內側的嫩肉。
  「快去!」阿?的口氣不容反駁,靜怡只好照辦。
  「我怎麼會這麼悲慘呀!在教室裡,在學生面前,露出沒穿內?的屁股。這
太羞恥了!」靜怡的心在滴血,因為羞恥感而滿面通紅,?身發抖,同時這種巨
大羞辱也使靜怡感到愉快,好像她本來就期待如此一般。
  「天吶,難道我天生淫賤嗎!?」靜怡自己也有些迷茫。
  ……
  「哇?!快看哪,老?沒穿內?!」
  「好漂亮的屁股呀!多白呀!」
  「像是鮮嫩的大白桃。」
  靜怡?腰撿粉筆的時候,超短裙是無法蓋住碩大的屁股的,靜怡好像自暴自
?,索性故意高蹶並且扭動豐滿誘人的大屁股,並從中獲得野性原始的快感。
  「老?很色的。」阿?跟旁?的同學議?,並且嘀咕著什麼,那兩?同學露
出猥褻的笑容。
              在?梯裡淩辱老?
  下課了,靜怡略顯慌?地離開教室。走到?梯旁,身後只有兩名男同學。進
了?梯後也沒有其他人,靜怡並沒意識到危險的存在。
  「老?,你真美!」
  「你從不穿內?嗎?」
  「啊,你?,你?怎麼可以這麼沒有禮貌?!」靜怡盡量克制自己的窘態,
故作威嚴地?斥學生。
  「老?上課時給我?看屁股,真性感!」
  「老?,?我?摸一摸吧!」
  「胡說!怎麼可以這樣。」靜怡?怒地大??斥。
  一?學生顯得有些慌神,另一?卻色?包天,突然一下把老?的超短裙捋了
上來,靜怡腰部以下頓時赤裸。兩?學生的四隻手,恣意地在靜怡的屁股和?部
亂摸。靜怡根本無法制止這種公然的侮辱,只能亂叫,並不斷哀求︰「不要,不
要呀……」
  正在亂時,?梯到了底層,門開了,兩?學生立即??矩矩地站好了,而靜
怡的下身?赤裸著呢。
  「啊!」?梯外面的人群看?靜怡如此淫靡,發出驚叫。
  「啊……」靜怡沒有防備?梯開門,突然暴露在同事同學面前,感到更加羞
辱,一時竟然不知所措,就這麼赤裸著下身呆在?梯口。
  「老?,我幫你整理裙子吧。」?才?亂摸老?的同學,此時裝出一副正?
模樣,把靜怡的裙子放下來。然後攙著呆若木雞的靜怡走下?梯。
  「真無恥!」
  「暴露狂!怎麼能在這麼小的男同學面前如此非禮!」
  「沒想到溫靜怡是色情狂?」
  人?議???,而靜怡是有口難言。只能含羞忍辱。
          (4)在學校雜物室內懲罰老?
  靜怡忐忑不安地來到了位於樓內一角的雜物室門前。門?掩著,這裡比較僻
靜,走廊裡只是偶?遠遠地瞥?一兩?人影。
  「篤篤……」
  「?進。」一?男生的?音,低沉沉的。
  靜怡推開門輕輕地走了進去。室內很暗、很亂,?有一股黴味,靜怡心裡不
由得緊?起來。
  「你知道要接受懲罰的,現在就檢?吧。」
  靜怡努力想看清是誰在說?,可是卻左右找不?人。「怎麼辦?好像不是阿
??可是別人也不會知道我要來這兒的呀?」靜怡心裡犯疑,可又擔心萬一是阿
?,自己如果不?從的?,阿?又要嚴?懲罰自己了。「阿?的懲罰太?酷了,
我真受不了。」一想起阿?折磨自己時的情形,靜怡不禁便?身?慄,她把心一
橫,好像認命了,開始?衣服。
  「把眼睛閉上。」低沉的男?命令。靜怡只好閉上眼睛,赤裸著站在地板?
中。
  這時候,她突然感到雙眼被 上了眼罩,又有人把她的雙臂扭到後面?了起
來。然後又?乳房,把乳房高高箍起來,再後來,繩子穿過胯下,深深地勒入肉
縫中。最後,有人?行把靜怡的雙腕使勁往上吊,靜怡被迫?下腰。
  這下靜怡可真夠慘的︰赤身裸體被?吊著,雙乳和肉縫被緊勒著,在自己任
教的學校裡,如此醜態,令靜怡羞愧得恨不能立刻死去。
  「溫老?,這樣子舒服嗎?」
  「啊!?是你?」
  一?女生解開了靜怡的眼罩,靜怡一看,原來是自己班裡的班長栗莉。
  「啊!」靜怡感到有一隻手在猥褻地撫摸她的屁股,回頭一看,頓時羞得?
身?慄。原來是同事李維宇,這?李維宇曾?狂熱地追求過自己,可是靜怡根本
就沒看上他,他長相猥?,為人刻薄,對女孩子?是色迷迷的,今天卻在這裡看
?自己這副淫靡醜態,?肆意侮辱自己的屁股,真是羞死人了。
  「阿??可是阿?在哪呢?」靜怡被?在這兒,無法躲避這?男人的猥褻,
也無法躲避自己學生的鄙夷目光。
  「阿?沒來,?我倆來執行對你的懲罰。」維宇戲虐地說著。
  「老?,給你鞭子。」栗莉遞給維宇一根皮鞭。
  「溫老?,你的屁股可真漂亮,這麼豐滿可愛的屁股我?真沒玩過,今天得
罪了。」說著就狠狠地抽了一鞭子,頓時在肥碩的屁股上留下一道血痕。
  「啊!~~」靜怡痛苦地慘叫一?。
  「不許叫,如果你再叫出?,每叫一?,就增加十鞭子。」維宇惡狠狠地警
告靜怡。
  「溫老?,你為什麼要接受懲罰呢?」栗莉故意羞辱靜怡。
  「啪!」維宇的鞭子在撕咬著柔嫩的屁股︰「快回答。」
  「我……我……我是阿?的奴隸,我沒有很好地?從他的?。我錯了,?狠
狠地懲罰我吧,我以後再不敢違抗主人的命令了。」靜怡痛苦地說出她自己都難
以相信的屈辱的?。
  皮鞭每抽一下,靜怡雪白的屁股就?慄一下,劇烈的疼痛感侵襲著靜怡的思
維,在痛苦之中似乎?有一絲絲的特別的快感。
  「老?好淫?呀,這種情形也會濕成這?樣子!」栗莉的手指在靜怡的肉縫
上蘸起一灘蜜汁。
  「快不要說了,太羞恥了!」靜怡的確感到羞恥,暗恨自己怎麼如此下賤,
難道血液中真的充滿了奴隸的基因嗎?年輕的肉體很快就發生了敏感的反應。靜
怡在痛苦的深淵裡,逐漸體?到被虐待的快感,她的鼻息開始加重,不自覺地呻
吟起來。被繩子緊緊勒住的肉縫也開始滴下濃濃的蜜汁,被禁錮的乳房?得更高
了,兩粒鮮紅的乳頭硬挺挺地突起。
  「栗莉,過來,給老?服務。」
  「是,老?。」栗莉乖?地馬上跪在維宇襠前,熟?地掏出?具,?婪地吮
吸舔弄起來。
  「絲……啊……好舒服呀!」
  「栗莉,拿杯子來,給溫老?做些雞尾酒喝。」
  「嘻嘻,那最好了!」栗莉拿來一隻高腳杯,把維宇的黃乎乎的精液接了半
杯。
  「栗莉,再給她尿些尿。」
  「是。」栗莉毫無羞恥感地就地?下?子,?著維宇老?的面,把杯子對準
嫩嫩的密穴,勉?擠出一些尿,?好調成一杯。
  這時維宇已?把靜怡解開了,?在懷裡玩弄她的乳房呢。靜怡不知道維宇與
阿?的關係,不敢反抗,只好任憑維宇在自己學生面前恣意調笑淫弄。
  「來,把這杯營養液喝了。」栗莉把杯遞到靜怡面前,一股精液的腥味和尿
液的騷味?烈地刺激著靜怡的鼻子。
  「快喝!」維宇輕?地命令。但靜怡明顯地感覺到了這命令的威嚴,不得不
接過杯子,艱難地喝了下去。
            在老?閨房裡調教肛門
  「你知道嗎?女人的肛門是男人很好的發洩工具,不過你的肛門現在?是太
緊,我要慢慢調教它。」阿?撫摸著靜怡滾圓的屁股說著。
  「主人,那會很痛嗎?」靜怡有些擔心地?道。
  「不會太痛的,??兒。來,把屁股蹶起來。」
  靜怡趴下身子,努力高高蹶起肥大的屁股,雙手?扳開兩片臀肉,漂亮的菊
花蕾展現在學生眼前。阿?用指頭蘸了一點唾液,輕輕地按壓菊花蕾。花蕾反射
性地抽動,「哈哈,?性很好。」阿?手指加力,插入屁眼,感覺到了令人陶醉
的收縮。
  「好了??兒,我要插入這根粗木棒了,你要忍耐一些,不許叫出?來。」
阿?說著,把一根一米多長的、拳頭粗?的木棒的頭對準靜怡的屁眼慢慢扭轉。
木棒頭上塗了一層豬油,比較?滑,?管如此,對於靜怡那從未擴?過的肛門來
說,也是太過粗大了。
  阿?逐漸用力,「啊……啊……」靜怡咬緊嘴唇,她不僅感到巨大的羞恥,
也感到嬌嫩的屁眼像是要被撕裂一樣。粗大的木棒一寸一寸地插入肛門、插進直
腸。
  「啊……痛呀!主人、輕一些,求求您,停止吧。」靜怡明知乞求是毫無用
?的,可是劇痛?是令她不斷地乞求主人的開恩。
  終於停止了,靜怡已是滿身冷汗。連她自己都難以相信,這麼粗的木棒居然
硬是插進了她嬌嫩的屁眼,而且插入足有一尺長。她能夠感覺到肚子裡有一根木棒,她甚至無法?腰。
  「哼哼,主人,你看我。」靜怡?擠出比哭?難看的笑?,向阿?獻媚。
  「去拿繩子來。」
  「是,主人。」靜怡想走,可是木棒太長,她無法站立,只好趴下,像狗一
樣爬。屁眼裡的木棒猶如狗尾巴,拖在地上。
  「給,主人。」靜怡用嘴叼來繩子,阿?把靜怡雙手?在背後,兩隻乳房也
?起來,雙腿?成蹲姿,最後再把屁眼裡的木棒?住,然後把靜怡抱上閨房裡的
小圓桌,使她蹲在桌?,屁眼裡的木棒?好戳在地板上。阿?把靜怡稍稍往後推
了一下,靜怡的身體重心移到了屁眼上,完全靠木棒支撐,屁眼不得不死命縮緊
夾住木棒,支撐身體,否則就可能從桌上跌下來。捆?著雙手跌下來,那可不是
輕?的事。
  阿?然後又拿出一盒油膏,挖出一大塊,塗抹在靜怡的?部、大腿內側、屁
股和肛門周圍。
  「這是什麼?」靜怡感到涼絲絲的。
  「哈哈,??兒,你就這麼蹲著吧,明天早晨再下來吧。」阿?得意地戲虐
靜怡,但並沒有告訴她塗的是什麼。
  「啊!主人,要我這麼蹲一夜?!」靜怡?得?身冷戰。
  「你要乖乖地呦。」阿?說完就躺在靜怡的秀床上,悠閒地欣賞著痛苦的靜
怡。靜怡忍不住流出悲哀羞恥的淚珠,只好在自己閨房裡這麼羞恥地蹲著。
  「啊……好難受!」木棒好像在一點一點地更加深入直腸,靜怡為了不跌下
來,肛門的括約肌緊緊地夾住木棒︰「太粗了!太?酷了!」
  「時間已過去好久,大概是半夜了吧?」靜怡看著安睡的阿?,心理別提多
淒涼了。「原本一?好好的家,自己是名門千金,受人尊敬的教?。現在卻突然
要?成這?小男孩的奴隸,自己連一丁點的反抗餘地都沒有。這真是報應啊!」
靜怡思緒萬千,?打精神堅持著,兩腿蹲得時間太久,好像已?失去感覺,只有
屁眼?在下意思地緊緊收縮著。
  「呵,感覺怪怪的?」靜怡的屁股、?部、大腿和屁眼有一種越來越騷癢的
感覺。「啊……啊,這是怎麼了?這種感覺如此令人麻痺和羞恥?我,我怎麼在
這種難堪的情形下?會有這種感覺呢?難道我真是天生的淫婦嗎?」靜怡發現這
種感覺好像與男朋友在一起依偎時的感覺相同,有些難受、有些期待,也有些快
意。
  「啊,越來越?烈了。」靜怡不自覺地開始扭動屁股,深深地插入直腸的木
棒的?動又進一步撩起惱人的麻痺感。「?部好癢呀!真想有根大肉棒使勁插進
來呀!哎呀!我怎麼能有這種可恥的慾望?……可是……真的想。」靜怡?圖用
手自摸?核,可是雙手被?在背後,兩腿又大大的分開,想相互磨擦都不可能。
  「啊……啊……好難過呦。」靜怡被一波一波的騷癢折磨著,身不由己地扭
動著大大的屁股,思維已?混亂?落到母獸一樣,唯一?能反射到大腦的信?就
是無窮的淫慾。「呵……呵……熱,我要……我想要。」靜怡就這麼瞇瞇瞪瞪、
在波濤洶湧的性刺激折磨中苦熬了整整一宿。
  ?第二天阿??開眼睛時,靜怡已?進入癡呆的淫靡狀態了︰口角上流著白
沫,淫水流得桌上一灘、地上一灘,屁股仍在反射性地扭動,嗓子裡咕嚕著母狗
發情一樣的淫?。
  「哈哈!母狗,夜裡的一定舒服死了吧?」阿?起來,一?撫摸著靜怡的屁
股,一?逗她。靜怡翻了翻白眼,繼續扭動,沒有答?。
  阿?把靜怡抱到床上,解開繩子,靜怡立刻向是一堆沒有骨頭的肉團一樣癱
?在床上,任憑阿?怎樣推搡,毫無反應。阿?把粗大的木棍慢慢拔出來,靜怡
的屁眼由於整夜的撐?,已?紅腫,裡面的菊花肉都翻出來了,而且由於肛門括
約肌長時間緊?,已?失控,屁眼大大地?著,根本無法閉上,阿?可以一直看
到屁眼裡面的直腸肉壁。阿?用手指戳了戳屁眼,菊花蕾只是微微蠕動幾下,仍
然無法閉合。
  「好好,很好,再弄幾次,你這漂亮的屁眼就可以用了。」阿?給靜怡蓋上
被,自己下樓吃早餐去了。週末這兩天的休息日,靜怡看來是無法出門了。
             戲虐老?的雙乳
  已?放學有一會兒了,呆呆地在教室裡?坐,阿?命令她放學後在此等候。
教學樓裡大概已?沒有其他人了,很靜,靜得有些可怕。突然,教室的門輕輕地
開了。阿?、栗莉?有幾?男女學生一起悄悄地走了進來。
  「老?,你好!」、「老?,你?沒走吶?」同學?圍坐在靜怡身?。
  「啊,你?也?沒走呢?」靜怡預感到不祥,可是這麼多人,阿?能怎麼對
待自己呢?靜怡心中不解,只好勉?跟學生?應酬。
  「老?,你是不是很色?」阿?冷不防?著?人?出這樣一句。
  「啊,我……」靜怡頓時紅了?,可是看?阿?那像狼一樣的眼光,靜怡不
得不回答︰「是,是的。」
  「啊!老?承認很色了。」
  「老?,你濕了嗎?」
  「老?,快給我?看看。」
  「你?,不要,我是老?呀,你?不要這麼沒有禮貌!」
  「你就給他?看看嗎,你本來就是很色的,?怕羞嗎?」
  阿?的?具有威力,靜怡頓時蔫了。在學生的圍觀下,靜怡慢慢撩起裙子,
裡面沒有內?,光光?部的確已?溢出很多蜜汁了。靜怡不僅給學生?看到了女
人最羞恥的地方,而且?溢出蜜汁,真是羞死人了!靜怡索性閉上眼睛。巨大的
羞辱似乎也給靜怡帶來某種快感。
  「哇!好漂亮的?部!」
  「咦?沒有毛耶?」
  「來,幫老??衣服吧。」
  學生?七手八腳地給靜怡扒了?精光,靜怡無從反抗,也無力反抗,最後只
落得一絲不掛。這時已?有?多的手在撫弄靜怡的全身,乳房、屁股、?道、屁
眼都受到攻擊,靜怡已?身不由己,只能任憑學生?侮辱玩弄了。
  奴隸的血液在靜怡體內沸騰,靜怡體?到羞恥與痛苦交?的快感。靜怡的好
色肉體開始?烈反應,屁股在扭動、乳房在膨?,?唇在纏繞著挖弄的手指,鼻
息粗重、呻吟不停,蜜汁已?開始大量溢出。
  「啊……嗯……噢……」
  「大家停一停,老?最喜歡?燭,我?一起?老?高潮吧。」阿?指導著同
學把靜怡?了起來,然後每人點燃了一枝?燭。
  「啪……吱……啊……」
  一滴滴的燭油,滴落在靜怡嬌嫩豐滿的乳房和乳頭上,火熱的灼痛刺激得靜
怡?身?抖,乳房在微微搖晃,但卻不可掩?地高高挺起,這種羞辱和灼痛給靜
怡帶來前所未有的快感,靜怡早已??老?的自尊、??女人的自尊,完全沉湎
於性的海浪裡。
  「啊……好痛……好燙……啊……」靜怡發?似地扭動著全身,「我要……
我要、……再插深一些。」靜怡得?道和屁眼裡都插入了好多根?燭,她正在追
逐著它?。
  「啊!……」靜怡正在高潮?中,阿?卻突然把燭油滴在靜怡凸起的?蒂上
面,嬌嫩的?蒂又如何能抗住灼燙的燭滴,靜怡頓時從高潮中一直跌入痛苦的地
獄,那種難受痛苦的感覺是靜怡有生以來第一次?歷的。
  「啊……痛呀……阿?……求求你了……插我吧……我真的受不了了……太
難受了……」
  「老?是?我操你嗎?」阿?故意羞辱靜怡。
  「是……是的……好阿?……好主人……你快操我吧……我是你的奴隸……
奴隸的小穴好難過呦……好想如人的大肉棒呀……」靜怡語無?次,完全無恥地
一再?求阿?操她,因為此時的靜怡已?被玩弄、折磨的思想崩潰了、完全沉陷
於肉慾?中。
  可是阿?他?好像手法很熟?,每次都在靜怡將要進入或??進入高潮時,
就給予痛苦的刺激,使靜怡頓時跌入苦痛的深淵,弄得靜怡死去活來,無法得到
滿足,痛苦得奄奄一息,?身冷汗。
              密穴裡塞入大角瓜
  靜怡的父母昨天去了芬蘭,家裡只剩下靜怡和阿?,阿?感到特別的舒暢,
靜怡卻感到特別的沮喪。因為有父母在時,阿??不至於太過份,可是現在,自
己的家好像一下子?成了阿?的王國,自己卻反倒?成了這?王國裡的最下賤的
奴隸。靜怡不得不屈服於阿?,每日裡在學校要受到阿?的侮辱,回到家裡更是
要承受阿?的虐待,不僅如此,?要伺候阿?的起居和?食。
  靜怡正在廚房裡收拾??買回來的蔬菜,在洗一?角瓜。突然感到有一隻手
在摸弄她的屁股,回頭一看是阿?,不知什麼時候已?笑嘻嘻地站到了身後。
  「主人。」靜怡羞澀地低?招呼。
  「老?,女人真的是從這裡生出小孩子嗎?」阿??說?用另一隻手摳弄靜
怡的密穴。原來靜怡是赤裸著的,阿?不許她在家裡穿任何衣服。
  「是的。」靜怡的?更紅了,羞恥感和被撫弄的快感,?烈地攻擊著她的神
?。
  「這裡面真的有那麼大嗎?」阿?好像真的好奇,這麼小小的穴穴竟然能生
出七、八斤重的嬰孩兒。
  「是呀,裡面可以伸縮的。」
  「老?,這是什麼?」阿?指著角瓜?道。
  「這是角瓜呀。」
  「這一?有多重?」
  「這?比較大,差不多有五斤重。」
  「那它應?能夠放進老?的穴穴裡吧?」
  「啊?!」靜怡萬萬沒有想到阿?竟然生出這麼猥褻的主意。
  「老?,快說呀,它能不能放進去?」阿?有些戲虐,又有些威脅地追?。
  「我……我不知道……我……??罷。」靜怡十分為難,十分羞辱,但又不
敢不服從阿?的意。「真是太大了!,會撐破我的穴穴的。」靜怡委屈地嘟囔
著,希望阿?能可憐她,但她心裡也知道阿?是不會可憐她的。
  靜怡把角瓜放在床上,然後跨上去,把穴穴對準角瓜的頭,一點一點地開始
用力往下壓。頭部進去了,可是?在太大了,只進去?頭部,再往下似乎絕對進
不去的。
  「啊!」靜怡的屁股挨了狠狠的一鞭子。
  「老?,你一?吞這?角瓜,我一?抽你的屁股,什麼時候你把角瓜吞進去
了,我就停止。」
  「啪!」
  「啊!」靜怡不得不忍著皮鞭的抽痛,忍著?道的裂痛,咬著牙、含著淚,
一寸一寸地硬是把偌大一?角瓜吞進穴穴。
  「啊……好?呦。」靜怡搖搖晃晃地立起身子,肚子已?明顯地鼓了起來。
  「好,很好,看看,只要有決心,就一定能塞進去,是不是呀,老??」
  「是,快別說了,主人,羞死人了。」
  「哈哈哈哈,老?,來,我再給你灌腸。喜歡嗎?」
  「啊!……阿?……求求你了……我好難過呦!」
  「哎……灌腸很爽的!來吧,把屁股蹶起來。」
  靜怡無奈,只好又蹶起屁股,忐忑不安地等待灌腸。「唉,這?阿?,根本
不把我?人看待,?直就像是在玩一?大玩具,我的命好苦呀!」
        肛門裡灌入一桶辣椒水和洗滌劑混合液
  阿?喜滋滋地給靜怡的屁眼插上膠管,然後連上灌腸氣泵,又準備了一大盆
辣椒水和洗滌劑的混和液。
  「開始啦!」阿?戲虐地提醒靜怡。本來就緊?的靜怡?到這?,更加緊?
了。
  「啊!好辣呀!」
  隨著阿?一下一下地捏動氣囊,盆裡的灌腸液開始注入靜怡的屁眼。?烈刺
激性的液體使得靜怡的大腸馬上有了反應,先是絞痛,繼而伴隨著?烈的便意侵
襲著靜怡的全身。靜怡開始冒冷汗,?身的肌肉開始微微痙?。
  「啊!阿?,好難過,我受不了啦,求求你了,別灌了。」靜怡有氣無力地
喃喃地哀求阿?。
  阿?哪管靜怡的苦楚,?是一?勁地灌。足足一大盆灌腸液都灌了進去,最
後?給靜怡屁眼裡塞上足有蘋果大小的塞子。
  「好了,起來吧。」
  靜怡的肚子鼓漲得像是懷胎8月,艱難地站起身來。?烈的便意使她?身?
抖,屁眼幾次都想放開,可是塞子太大了,無?如何也放不出來。
  「啊!……太難受了!阿?……求求你了……?我放了吧。」靜怡已?淚流
滿面了。
  「嗯,現在不行,你先去給我做晚?吧。」
  「啊!……是……主人。」靜怡拚命地忍著痛苦,一絲不掛地去廚房收拾菜
點、淘米煮?。
  伺候阿?吃完晚?,靜怡已?憋得有些神志不清了。
  「靜怡,我帶你去放水。」
  「啊……謝謝!」靜怡?算熬到了頭。「啊?阿?……這……怎麼到外面來
了?我……我?光著屁股呢。」
  「你不想放水了?」
  「啊!想、想、可是?」
  「就在這裡衝著外面放,要不就不?你放了。」
  「啊,別,別,我放,我放。」靜怡也?不得羞恥了,在房門口爬下,白白
大大的屁股就衝著外面的街道,外面的行人都好奇地駐足觀望。
  「各位好好看看吧,我姐姐的屁股是一流的,一會放起水來也是一流的。」
阿?故意要羞辱靜怡,向觀望的行人介紹。靜怡羞得連屁股都紅了,可是不得不
繼續蹶在那裡,等待放水。
  阿?在靜怡的肛門塞上拴了一條?繩,阿?站在路?跟行人一起看著靜怡的
屁股。
  「各位注意了,我姐姐要放水了。」說著,阿?使勁一拽繩子,「砰」的一
?,一?蘋果樣的球形塞被從靜怡的屁眼裏拉了出來,隨著塞子的迸出,一股黃
色液體?著高高的弧??射出來。
  「哇?!好精彩!」行人?歎。
  「呵……」靜怡終於?了一口氣,不過她的確在?射中嘗到了特別的快感,
密穴中已?溢出花蜜了。
               奴隸??
  已?一周了。父母不在家,靜怡成了阿?的性奴隸,阿?每天不但要侮辱玩
弄她,?要嚴格??她的性能力。
  「老?,你很色,但是持久力?差一些,這樣怎麼能為主人很好地服務呢?
我要繼續??你的忍耐力。」阿?把靜怡?光,把她的雙手吊棒在背後,乳房也
被?得凸起來。
  「給你塗一些發情油,?你好爽!」阿?把靜怡的大腿內側、屁股、?唇、
?道裡面、乳房、嘴唇、口腔裡面、屁眼裡面都塗上厚厚一層?力發情油。
  「噢,好熱呀!」
  「哈哈,這就發情啦!?老?真色呀!」
  「快別說了。」靜怡羞得滿面通紅。
  「看看,已?溢出蜜汁了。」阿?用手指在靜怡的肉縫上蘸了一些淫液,放
到嘴裡吮吸︰「好味道,老?真香!」
  靜怡的確已?開始反應,肉體之中升騰起?烈的性慾,乳房、屁股、?道都
有一種莫名的騷癢。靜怡開始不自覺地扭動、摩擦大腿,碩大的乳房也隨著身體
沉甸甸地搖晃。
  「哈哈哈!好色的老?,才2分?就忍不住了,來,現在我要??你的忍耐
力。」阿?一?說,一?給靜怡的?道裡塞進幾?小?動球,屁眼裡也塞進幾?
?動小球。
  「啊……好痛!……」靜怡的兩片?唇被阿?夾上?力?齒夾。「啊……」
靜怡又是一?慘叫︰「這是什麼呀?」靜怡痛得?身?抖,看著阿?把一根很?
的??刺入自己的?核裡,??的外端??悠悠地連著一顆紅色珠子。
  「哈哈,這是高潮探測器,只要你達到性高潮,這???就能探測到。不過
你一定要忍住,因為一旦你進入高潮,這顆紅珠子就會放?,會刺得你很痛很痛
的。」
  「啊!?……主人……求求你……別用這?吧。」其?靜怡知道,哀求是沒
有用的。
  「好了,現在你要跨在這條繩子上,來回走,一定要堅持住呦!」
  赤裸的靜怡無奈地跨上繩子,這時才發覺這繩子的奧妙︰繩子的高度??勒
進肉縫,繩子上有一串疙瘩,?是不可避免地碰到?核。
  「啊!好舒服!」靜怡騷癢難耐的?唇終於裹到粗糙的麻繩,?唇好像根本
不?什麼羞恥,立即蠕動著纏繞著麻繩,給靜怡帶來一??的麻痺快感。同時,
兩?肉洞裡的?動小球也激烈地震動起來,裡外夾攻,靜怡幾乎無法控制自己的
思維而?入性的漩渦。
  「呵……呵……」靜怡呼吸急促,面色潮紅、乳房高?。靜怡已?無法自控
地快速向高潮挺進。突然,靜怡發出一?慘叫︰「啊……痛死啦……」原來,高
潮探測器開始放?,?脈衝猶如??,狠狠刺入靜怡?核,巨大的疼痛一下子?
靜怡從??開始的高潮中?入地獄,靜怡?身發抖,乳房劇烈地搖晃︰「啊……
啊……痛呀!……」
  「哈哈,哈哈!老?,我告訴過你要忍住,不要高潮,你真好色,不?我的
告誡。來,再來一次,一定要忍住。」阿?逼著靜怡繼續在繩子上走。
  「啊……」粗糙的繩子和繩?對塗滿春油、正在發騷的?唇來說是?烈的刺
激,靜怡才走了幾步,就感覺到又要高潮。她?忍著,努力控制自己的性慾,以
避免高潮所帶來的?烈快感和巨大疼痛。
  「啊……」阿?的皮鞭無情地抽在靜怡的肥碩而漂亮的屁股上︰「快走,不
許停。」
  「主人,我受不了啦,再走就要高潮了。」
  「你要學會忍耐,快走。」鞭子無情地抽,靜怡不得不繼續走。
  惱人的繩子好像故意跟靜怡作對,靜怡每走一步,都會感到繩子給?唇造成
的令她麻痺的快感,淫液已?氾濫了,?著白白的大腿往下流。
  「噢……哦……忍不住了……啊!……痛……」靜怡再一次達到高潮,??
品味到一點點快感,高潮探測器就開始放?,再一次把高潮中的靜怡?入痛苦的
深淵。
  這種折磨?在太?酷了,不僅是對肉體的折磨,更是對意志的蹂躪。一?成
熟女人被塗滿春油,正在?烈發情,而且?不斷刺激她的性感帶,卻要她忍著不
要到高潮,這是多麼痛苦、多麼難以做到的呀!
  靜怡被春油催情、被繩子刺激、被皮鞭抽打、被?擊刺痛,她已?被折磨得
幾乎?狂,反反覆覆地臨近高潮、再被刺痛而?入地獄,下身已?粘糊糊地一片
淫液了,口裡也吐出一灘白沫,口涎已?流到乳房了,雙眼失神,乳房充血,機
械地在繩子上來回地走著,最後她終於能夠連續走十多?來回而不高潮。
  這對一?成熟並且發情的女人來說真是極大的、痛苦的耐力︰在高潮??保
持幾?小時、情緒一直亢奮而不洩。但是這種耐力,對於玩弄她的男人來說,卻
是難得的?貴。因為女人一旦高潮而洩了,就會立刻失去光彩,沒有了性感的魅
力,猶如一灘死肉。而?於性亢奮狀態的女人是非常妖媚好玩的。
  阿?很快就把靜怡??得完全成熟了,現在的靜怡,只要稍微碰一碰她的?
核,她馬上就會進入亢奮狀態,?道和屁眼會分泌出大量淫液,即使輕輕撫摸一
下靜怡的屁股,她也會像過?一樣立即反應。
  即便這樣,阿?每天??迫靜怡服用超量的春?,每天像抹化妝品一樣在?
部、屁股、乳房等性感帶塗抹春油。更令靜怡難堪的是,阿?不知從哪弄來進口
的奶牛催乳激素,每天晚上都要通過乳頭,給每隻乳房注射一?,不僅注射時很
痛、很羞恥,這?力催乳激素導致靜怡的乳房超常發育,而且充滿乳汁,每天不
得不擠好多遍奶水,否則乳房會漲得非常非常痛。
  可憐的靜怡,原本是大家閨秀,令人尊敬的老?,現在卻被阿?弄成淫娃︰
靜怡一天24小時差不多有20小時是?於性亢奮狀態,原本就很大的乳房?是
鼓漲高?,?唇一刻不停地蠕動。連思想也被奴化,時刻想著主人、男人、甚至
女人來姦淫她、玩弄她、虐待她。
  阿?已?把她?成一條母狗了,每天做完家務、伺候完阿?,阿?不需要她
時,就用一條狗?把她拴在門廳裡。而家裡的女傭倒成了阿?的女人,成了靜怡
的主人。
              在客廳享用美肛
  「老?,你的屁眼?不夠騷,接下來我要??你的屁眼了。」
  「好呀,主人,靜怡最喜歡用屁眼為主人服務了,快??我吧。」
  「我先喝點奶汁。」
  「給,主人。」靜怡把肥大而充滿乳汁的乳房捧起來,送到阿?嘴?,把長
得像一粒紫葡萄的乳頭塞進阿?嘴裡,然後就兩手擠壓乳房,甘甜的乳汁流進阿
?嘴裡。
  「去,取一?酒瓶子來。」
  靜怡取來酒瓶遞給阿?,然後乖巧地轉過身子,爬在地上,高高蹶起屁股,
兩手?主動地扒開兩片肥臀,把紅紅的屁眼暴露出來。
  阿?先用酒瓶的?嘴慢慢塞進靜怡的屁眼,然後逐漸加力,一點一點地把整
?酒瓶子都塞了進去,靜怡的肛門被極大地撐開。然後,阿?又拔出酒瓶,靜怡
的屁眼一時無法閉緊,通過開口蠕動的肛門,可以直接看到直腸。
  「啊……」靜一慘叫一?,肛門菊花蕾在阿???的?刺下,迅速閉緊。
  「你要學會控制屁眼,不然怎麼能夾緊我的肉棒呢!」阿?再次把酒瓶塞進
肛門,又拔出來,靜怡的屁眼仍然不能立即閉緊。「啊……」阿?又用?刺,如
此反覆??,一連3天,靜怡的屁眼已?佈滿?眼了,終於可以控制了,一旦瓶
子把出來,馬上就能閉緊。
  「好了,應?差不多了,來,使勁夾我的手指。」這天,阿?把中指插進靜
怡屁眼,??靜怡屁眼的力度。
  靜怡運氣,努力夾緊屁眼。
  「嗯,很好,很有力。放?,再夾緊,來、做有?奏的收縮。」
  「是,主人。」靜怡屁眼和直腸開始有?奏地收縮。
  「好、好,這樣我就不必太累了,你的屁眼自己抽動就會給我帶來快感,現
在終於可以用了。老?,你知道嗎?從一開始,我就喜歡你的屁眼,看?你的屁
股,我就知道你的屁眼一定非常棒,你沒有辜?我的期望。」說著,阿?把大肉
棒慢慢插進靜怡那美?的屁眼。
  「啊!好舒服呀!老?,你的屁眼比我期望的?要好,好熱、好緊、像是要
把我的肉棒融化了一樣。」
  「呵……呵……」靜怡急促地喘息著,期待已久的大肉棒終於插進身體,從
直腸傳來一??的麻痺快感,?道裡?管沒有東西,可是?是溢出大量淫汁。
  靜怡的屁眼在抽動著,給阿?帶來無比快樂,靜怡自己也從這種倒錯的、含
有巨大恥辱的性交中嘗到極大的、混雜著痛苦的快感!從此以後,靜怡竟然喜歡
上了這種性交方式。她已?徹底被奴化淫化了,沒有了羞恥,或者說只要主人命
令,她可以做出任何羞恥的事。
              奶汁麵包蜜汁蛋
  「阿?,你今天怎麼想起來要?我?吃??」阿?的同班女同學娟娟有些奇
怪地?阿?。
  「不是我?,是我的女朋友?。」
  「你有女朋友啦?」
  「是呀,很性感呦!」
  「大?,中午你也一定要來呀!」
  「一定去,要看看你的馬子夠不夠酷。」
  中午下課後,阿?在校門對面的餐廳門口等到同學大?、志鵬、娟娟和?雅
幾人。
  「阿?,你的馬子呢?」
  「看,來了。」阿?指著正在走過來的靜怡老?。靜怡??給阿?他?班上
完國文課。
  「老?好!」
  「老?你好!」
  娟娟和?雅慌忙給靜怡老?鞠躬,志鵬和大?也有些驚慌。
  「老?,告訴他?,你是我什麼人?」
  「哦,志鵬,娟娟呀,你?別奇怪,我的確是阿?的女朋友,而且不是一般
關係,阿?是我的主人,我非常非常愛他。走吧,進去吧,我?你?吃奶汁麵包
和蜜汁雞蛋。」
  「啊!這是真的!?」娟娟他??直不敢相信。懵懵懂懂地跟著阿?進了餐
廳,他?選擇了一?最顯眼的位置坐下。這間餐廳在中午時人很多,而且學校的
不少學生和老?也來這裡午餐。
  「小姐,??點些什麼?」
  「每人3片烤熱的麵包,一瓶草莓果醬,10只茶煮雞蛋。哦,另外再為這
位小姐多拿兩隻小盤子和一根大香蕉。」
  「喝什麼?料嗎?」
  「你只要拿來6只空杯子就可以了。」
  阿?點了菜?後,時間不長,服務生就拿來了香蕉、草莓醬、烤麵包片和杯
子、盤子。
  「服務生,?你幫助我?擠奶好嗎?」
  「擠奶?」
  「是呀,你看,這位小姐的乳房已?很漲了是嗎?」阿?微笑著指著靜怡老
?。
  「啊!?」男服務生幾乎驚呆了。
  「是的,?吧!」靜怡羞得滿面通紅。轉過頭、挺起胸脯。
  「那……我……」服務生驚?地看著阿?,其他客人也都驚?地看著靜怡,
阿?的同學也目瞪口呆。阿?若無其事地衝著服務生點點頭。
  服務生?抖著雙手解開靜怡的上衣,裡面沒有戴胸罩,兩隻超肥的乳房躍然
跳出。「哇!好大,好漂亮的乳房。」餐廳裡一片驚歎?。
  服務生拿起一隻杯子,放在靜怡面前,然後雙手捧起一隻巨大的乳房,乳頭
對準杯口,雙手用力擠揉。「咦!」、「哇!」只?靜怡的乳頭流出乳白色的奶
汁。一杯、兩杯、三杯,換另一隻乳房,又擠出三杯奶汁,服務生給每位面前放
了一杯。在?人的注?下,靜怡擠出6杯奶汁,她感到萬分羞恥,可是她必?服
從阿?的旨意。
  「這不是靜怡老?嗎?怎麼這麼無恥?!」其他桌有認識靜怡的同事和學生
在指指點點,但靜怡毫不理會。
  「噢,服務生,?要?你幫忙。」阿?拽住要走的服務生。
  「幹什麼?」
  「?幫我把這瓶果醬放到這裡。」靜怡在阿?的注?下不得不說出這極具羞
辱的?,同時手指著密穴。
  「啊!」服務生體內的血在沸騰,他?力控制住自己。這時,靜怡已?把兩
腿扳起,高分八字,沒穿內?的下體暴露出來,漂亮的、鮮紅的肉縫已?微微?
開了,?毛被刮得乾乾淨淨。服務生和阿?的同學都?婪地看著靜怡的下體。
  「?吧,先生。」靜怡催促著。
  「呵……是……小姐……」服務生拿起果醬,打開蓋子,又拿起一隻湯勺,
從瓶子裡挖一勺果醬,然後小心地放到肉縫上,再慢慢塞進去。湯勺平端著伸進
?道,然後傾側著抽出來,靜怡的?唇猶如嘴唇一樣,蠕動著把湯勺裡的果醬乾
乾淨淨地舔到?道裡面,一點也不會掉在外面。一勺、一勺、又一勺,足足有十
多分?,才把一瓶果醬塞進靜怡的?道。
  「先生,?幫我把這根香蕉插進後面的肉洞裡。」靜怡羞愧地拿起粗大的香
蕉,遞給服務生,然後在?目睽睽之下,蹶起碩大的屁股,兩手扒開臀肉,把美
?的屁眼暴露出來。這時的靜怡已?開始發情了,根本不管有那麼多認識或不認
識的客人在注?她,?故意扭動著屁股顯示著她的妖媚。
  服務生拿著足有七寸長的粗香蕉,抵住靜怡的屁眼,一點一點地插進去。
  「都插進去嗎?」
  「對,都插進去。」
  「小姐,插這?有什麼用呢?不痛嗎?」
  「唔,不痛,插了這根香蕉後,我前面的肉洞裡就會分泌出大量的蜜汁。」
  「噢,小姐好漂亮,也好色情呀!」
  「呵……哦……」靜怡被服務生說得有些難為情。
  餐廳裡的其他客人恨不能圍到靜怡身?,仔?欣賞她那最隱秘的花園。在這
種氛圍下,靜怡即感到巨大的羞恥,又體?的無比的愉?,?道裡的淫汁猶如山
洪爆發一樣,靜怡不得不?力閉緊?唇,以防洩漏。
  靜怡把兩隻??擠過奶,現在又再次鼓漲的巨大乳房放在胸前的兩隻小盤子
裡,然後在?人驚?的、色靡靡的目光注?下,拿起一片麵包,放在小盤子裡,
自己擠壓乳房,?乳汁?濺在麵包片上,然後又用小湯勺探到下體花縫?,挖出
一勺混和了淫汁的草莓果醬,塗在麵包片上。
  「給,志鵬,很好吃的。」
  「啊!……哦!……」志鵬已?被這前前後後的淫靡動作驚得有些癡呆了,
「哦,香、真香……有一種特殊香甜的味道、我從未吃過這麼好吃的麵包!」志
鵬?不絕口。
  「老?,快給我一片。」大?已?急不可耐了。
  「不要急,這就好,給你。」靜怡說著,又弄好了一片,遞給大?。而後有
?續給娟娟和?雅弄了麵包片,最後是給阿?弄的。
  「怎麼樣?老?的奶汁麵包好吃嗎?」靜怡的乳房因羞辱和?擠揉,微微發
紅,而且在盤子裡微微蠕動。白白的乳房、紅紅的乳頭,漂亮極了。靜怡說出如
此羞恥的?,?娟娟和?雅這兩?少女都感到?發燒。
  「嗯,好吃,老?的乳汁真甜。」
  「阿?,你的馬子真絕了!」志鵬和大?羨慕不已。
  「老??有好吃的東西?你?呢。」
  「什麼?」幾?同學一齊盯著靜怡。
  「蜜汁茶蛋。」靜怡說著,拿起桌上已??好皮的茶蛋,放到肉縫?,輕輕
一按,?有些燙的茶蛋咕嚕一下就滑進?道。「噢……好燙!」靜怡微微?了?
眉頭,然後又拿起一?茶蛋,再放到肉縫?一按,咕嚕一下,又進去一?。靜怡
一連放進去10?茶蛋。
  「老?,你的那裡面有那麼大的地方呀?」娟娟驚?地?道。
  「是呀,將來這裡面連小孩子都能容納得下,地方很大的。好了,可以吃蜜
汁茶蛋了。」靜怡說著站了起來,??撩起短裙。
  「哇!好肥、好白、好漂亮的屁股呀!」
  「?部光光的呀!」
  「肉縫的?色多鮮艷呀!」
  「太美了!」
  ?食客艷羨不已,?不絕口,恨不能一口吞了靜怡。靜怡也不理會他?,拿
起一?小盤子,放到密穴口?,下腹用力。
  「呀!出來了,出來了,美女下蛋了!」又是一片喧鬧,靜怡的密穴口裡吐
出一隻茶蛋。
  「給,?雅,嘗一嘗,很香的。」
  靜怡就這麼赤裸著下體,站在自己的學生、同事和餐廳裡其他的客人面前,
表演著美女下蛋的淫戲,給阿?他?吃蜜汁茶蛋。
  「啊,這一餐好棒呦!」大?、志鵬他?心滿意足地吃?了、喝好了。起身
和阿?走出了餐廳,只剩靜怡,滿面羞愧地整理好衣裙,胡亂吃一些阿?他?剩
下的麵包渣、茶蛋碎塊,?有幾隻杯子裡?留的她自己的乳汁,然後在?人色靡
靡的驚?目光裡逃出餐廳。
  晚上回到家裡,阿?滿意地?賞靜怡中午時的表現︰「嗯!你中午表現得很
好。」
  「是嗎?主人,謝謝主人誇?!」靜怡有些靦腆地跪在阿?腳?,乖?地扭
扭屁股。
  「你已?被我??成合格的性奴了,以後你可以為我做任何事,是嗎?」
  「是的,主人。」靜怡認真地肯定回答。
  「現在你可以選擇繼續做我的性奴,或者離開我恢復自由人身份。」
  「啊!?不,主人,不要??我,我意做主人的性奴,有主人的?愛是最
大的幸福。」靜怡有些慌?地懇求阿?繼續做她的主人。就連靜怡自己也不知道
自己為什麼會說出這樣下賤的?求?
  這一段時期以來,靜怡從肉體到思想的確已?被阿?徹底馴服了,她不敢想
像沒有阿?的主宰,自己將怎樣生活?她已??慣了性奴的生活方式,?慣了服
從阿?,如果沒有阿?的命令,她甚至不知道自己下一步究竟應?邁哪一隻腳,
她已?沒有了自己的思維。她現在的肉體渴望時刻受到阿?的蹂躪和?愛,她現
在的意識只有唯阿?意志是從。
  「今天我要在你身上烙上性奴的標?。」阿?撫摸著靜怡的頭?,輕柔地說
著。
  「是嗎?那好呀,從此我就真正成為主人的性奴了,不會走丟了,主人快烙
吧。」靜怡興奮地乞求阿?快烙標?︰「主人,烙在哪裡呢?」
  「嗯……我看就烙在你白白大大的屁股上吧。」
  「嗯,好的,快烙吧!」靜怡馬上趴在地上高高蹶起屁股,?故意搖了搖。
  「好吧。」阿?拿出一塊方形的小銅牌,很精緻,上面刻著?文︰「溫靜怡
是李鑫?的終身性奴」。
  「你等一會兒。」阿?拍拍靜怡的屁股,拿著銅牌進去廚房了。阿?把銅牌
在爐火上燒紅,然後走到靜怡後面,在靜怡肥嫩的右臀上部,把銅牌印了上去,
「嘶」一?烤肉的吱吱?,一股焦糊味伴著青?散發出來。
  「嗯……」靜怡的肥臀在?抖,使勁咬緊牙關,忍受著炙熱的劇痛。
  「好了,多美呀!」阿?欣賞著白白的肥臀上的兩行焦黑的字。「呀呀,真
色,你看,這裡都發洪水了。」阿?驚奇地發現,即使是這樣的虐待,靜怡居然
也能發情,兩?肉洞中已?溢出大量的淫汁了。靜怡具有天生的性奴素質,這正
是阿?最得意的地方。
  阿?把一?小照片嵌進小銅牌背面。照片上有一條美女狗,那就是赤裸的靜
怡,旁?一?英俊男孩牽著狗?,那是身穿校服的阿?。
  「來,以後這?小銅牌你要時刻掛在脖子上。」
  「是,主人。」靜怡溫?地伸出漂亮的脖子,?阿?把銅牌掛上。「主人,
賤奴的肉洞好癢,乞求主人插進來。」靜怡淫?地搖晃著??烙上印?的屁股,
美?的雙眸中放出迷離的光芒,?已?被發情的興奮催得通紅了。
  「哈哈哈哈!你真是一?好性奴。來吧!」
  阿?此刻非常滿足,以後他就擁有一?絕對服從他的美?性奴了,他可以任
意?使她,她將終身屬於他。他?光衣服,懶散地躺在沙發裡,任由他的性奴盡
心伺候著……
http://2048tvbs.com
http://mua2048.com
正在载入中……
提示:提供的最新影音先锋资源和av天堂网电影均系收集于互联网,本网站只提供web页面服务,并不提供影片资源存储,也不参与录制、上传! 免责申明
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收录的先锋影音avtt天堂网电影天堂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警告: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全球海外华人服务,受北美法律保护。本站不允许任何中国大陆人士进入,否则后果自负!